2021年06月23日 星期三
一个真正的问题解决者
——读魏智渊《高手教师》
梁鸿

   盛夏,读到教师专业发展领域的著名专家魏智渊老师的新书《高手教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顿觉清凉。在我眼里,魏老师还在用“铁皮鼓”做网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问题解决高手。埋头实践多年以后,这本新书,更让我看到,他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很远。

    问题,就是人之所愿、所想与现实所是之间的冲突状态,在不同人的眼中它的呈现是不同的。一般情况下呈现为三个层面:事情层面、观念层面和人的层面。

    事情层面

    魏老师在这里不是给你一个具体的操作,而是引导你进入问题,与他一同分析、思考。在问题情境中归纳、假设、推理、演绎最后提出解决的办法。你能感觉到他有一整套的思考方法或者说思维模型,在他的启发下,你的理解不断丰富、深刻、通透,你往往有一种“原来可以这样啊”的赞叹。

    比如“老师怎么和家长交流”,他首先列举常见的方式:隔离、防御、讨好和自我辩护。其次分析背后的原因:一个不敢打开的自己。再其次预判如此这样的结果:误解、抱怨和避开你。最后提出解决办法:自我反思,从让家长有安全感开始。但,这只是第一层。

    接下来,回到“对一个不敢打开自己”的分析,先让你认识到:你爱的是自己,高估自己以及把家长当作威胁而非帮助者的立场。其次揭示出你的工作状态是:被动的忙碌,而不是主动的创造,心里常常感觉到委屈而不是喜悦。再其次回到解决之道:学会倾听;厘清问题,把家长当作帮助者。并进一步引导你审查自己的价值观和自我中心。此为第二层。

    最后归纳出:和家长沟通虽然有技巧,但核心是你的诚恳、你的价值观、你的爱、你的向上感。最根本的解决是你的教学勇气和你的成长。此为第三层。

    再比如,面对一个很小的问题“怎样正确发出一条通知”,魏老师也提供了一套反馈—时机—调整—得体的思考程序。

    与其说作者在解决问题,不如说他教你如何思考,面对问题他总是先进行框架化、系统化的追问,并将问题置于宏大的背景下,从不同的视角进行观察、定义、描述和表达,最后在反思中提供解决之道。

    更为重要的是魏老师把所有问题都置于课程的背景下,相信课程的力量,启发你用课程思维去解决问题,并在解决具体问题中贯穿教育性教学的原则。

    虽然只是事情层面问题的解决,但一点儿也没有琐碎之感,因为这里有开阔的问题背景地图,有框架不断地反思,更重要的是魏老师创造出一种,让你、我、他都在现场的情境,并一直在对话中。

    观念层面

    事情的背后是观念,观念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大到足以遮蔽事实。它还表现为每个人都是依靠原有观念展开学习的,甚至人的一切行为的幸福与不幸,深刻与浅薄,几乎都与观念有关。

    观念的改变很难,但唯有观念的改变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升级一个人。在此魏老师提出两种解决的办法:

    第一,回到真实世界,以问题为中心的研究与审辩。此时,问题是焦点,一切的资料收集、阅读展开,都要以问题的解决来决定。在这里没有权威,也没有经典,一切都是材料和工具。一切的材料和工具都要面对问题的解决,被审查、研究和反思。

    这个过程,看似解决外部世界的一个个问题,但本质上是一个双重建构的过程,你的观念不断被刺激、打破、重新建构,你在改变外部世界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观念世界。

    在这里,魏老师特别指出“要警惕,读书可能让你变得虚弱”。因为有些人惧怕改变和不确定,宁愿闭上眼睛,不向外看,躲进概念、符号创造的安全世界中,像叶公一样,只是意淫着龙,而不敢面对真实的龙。

    第二,回到理念世界的经典研读。经典研读是让你暂时离开真实世界的琐碎、具体和功利,去追寻那些伟大的思考和深邃的概念,从而升级你的思维,强有力地改变你的观念。

    魏老师指出一切经典都包含了精彩且高位的观念,它们一旦为你所掌握,便会变成你认识、理解、改变事物的工具。观念水平的提升可以打破人发展的线性,促使人的发展产生质变和飞跃。

    他还从自组织的角度分析,最伟大的交换是思想的交换。面对数量不多的经典之书时时阅读、反思对话,它们必然会转变成为你的血肉——观念的血肉。

    人的层面

    观念为人所有,但人不仅仅有观念,他还有本能、欲望、自由和热情。意识之下还有潜意识,人既是天使又是魔鬼,能堕落也能超越。

    从零散的文字可以串联起作者的个人成长及专业发展史,这无疑提供了一个从人的层面通过解决问题而进行自我教育和修炼的典型案例。

    魏老师从一个很低的起点开始,在体制中奋斗了14年,终于赢得了学生、家长和社会的认可。但他还是不能让自己满意,一颗不安的心始终在寻求突破。到成都的一年多,他在专业提升方面胜过了以往的14年。当待遇升级,可以重回体制的诱惑突然摆在他的面前时,他追问“我到底需要什么”,并再一次突破了自己,从此走上了真正的追梦之旅。

    在他最美好、精力最为旺盛的几年里,他承认自己并没有取得与之相匹配的成绩。在俗常人际的困扰中,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为理想、为学术,“谁弘扬这些我就会聚在谁的旗下”。

    在随后的岁月里,他疯狂地生长,不断地突破,文本解读、教师培训、教育管理或者自我修炼。

    在知天命之年,他又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践行信仰,开创人生的第二季。

    他越来越淡定,享受着平静的快乐;他越来越谦逊,说自己不过弄懂了些常识;他越发相信,对人生丰富的体验才是王道,让生命无限生长才是宿命。

    事情在表面,背后是观念,根子上是人。所以问题的解决绝非粗暴地分为这样三个层次,它们往往交织在一起,只是凸现的重点不同。问题的解决过程必然是观念在这三个层面的不断穿越和折回,最终解决了问题,改变了环境也使自己不断成长。

    何为真正的问题的解决?进一步追问:何为问题?何为解决?何为真正?

    问题是人之所想、所愿与现实所是之间的冲突,重要的是发现、描述、表达和定义这种状态,并把它们当作发展的契机,因为生命的成长、英雄的造就,都是在遭遇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实现的。

    解决绝不是像身上痒,挠一下,再痒,再去挠一下。解决是望闻问切的诊断,是将问题置于一个自组织成长的研判,它是面对问题的框架化、系统化追问和背景下不同视角的观察。解决是用理性驾驭现实,是寻找我之所愿、所想与现实所是之间的和谐和自洽。好的解决,有一种发现上帝秘密的自豪感。

    真正就是诚实、通透和谦逊。诚实是指只关注问题,如《皇帝的新装》中只关注衣服的小孩一样。通透来源于对复杂问题深刻理解后的简单表达。它往往给人以理性的自信,通透还意味着用熟悉的语言、亲切的面孔向你说,让你不自觉地追随,并围绕在伟大事物周围,坚信这些你值得拥有,也能够拥有。谦逊是一种深刻的安静,它是对真相、本质、局限洞察后的依然热爱。

    如是所闻,无疑,魏智渊老师是一个真正的问题解决者。

    (作者单位系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槐芽镇初级中学)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