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6日 星期四
提高工作积极性 提升专业化水平
成都少先队辅导员可“双线晋升”
记者 鲁磊 通讯员 陈朝和

    本报讯(记者 鲁磊 通讯员 陈朝和)“绿小弟、红姐姐、蓝妹妹、灰小哥……”最近,成都师范附属小学“雏鹰合唱团”的6名少先队员,将垃圾分类的知识和摇滚音乐结合起来。欢快的节奏、卡通化的表达,让垃圾分类主题歌曲风靡校园。从生成创意到设计服装,从创作歌词到组织排练,火爆的校园活动背后,是该校少先队辅导员忙碌的身影。

    近年来,针对小学思政课基础薄弱、专业思政教师缺乏的问题,成都市建立健全激励保障机制,通过打造一支专业化的少先队辅导员队伍,着力推进小学“大思政”建设。如今,在成都市少工委的组织下,少先队辅导员成了思政教育的骨干力量。

    黄鹭在2019年入职成都师范附属小学,是数学科任教师兼少先队辅导员。从参与组织少先队活动到把思政教育素材融入学科教学、探索课程思政,她在辅导员岗位上越干越有劲,准备将辅导员作为自己教育生涯发展的一条路径。而这样的打算,放在以前“很难有盼头”。

    四川师范大学附属上东学校少先队总辅导员周聪经历了与黄鹭相似的职业生涯。在他看来,过去学校把少先队辅导员作为年轻教师的锻炼岗位,人员变动很大,很难实现思政教育的专业化、系统化。“不少教师也仅把辅导员作为‘过渡’和‘跳板’。”周聪说。

    周聪反映的问题,指向了少先队辅导员队伍面临的一个尴尬局面:教师职称评审的相关政策中,没有“少先队活动”科目,少先队辅导员只能依托其他学科申请职称。同时,学校对辅导员的工作量和成绩缺少科学的评价,辅导员的工作积极性不高。

    为扫除这些障碍,成都市探索实施少先队辅导员“双线晋升”政策。担任少先队辅导员岗位的教师,在参与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中,可选择“少先队辅导员专业技术方向”或“教学学科专业技术方向”。

    2012年,成都市出台文件,明确了“双线晋升”的条件,2017年再一次出台相关文件,明确了辅导员的工作量、培训、督导考核等量化指标,实现了辅导员队伍建设的制度化。

    此后,成都市不断优化职称评审工作内容,激励少先队辅导员将少年儿童政治启蒙和价值观塑造作为主责主业。辅导员们吃下了“定心丸”,看到了希望。2018年,周聪通过“双线晋升”政策评上了中小学一级职称。

    2020年12月,四川省少工委等联合出台《关于做好我省中小学少先队辅导员职称评审有关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在中小学教师系列中设立“少先队活动”科目,并特别强调相关工作要“同等对待”,少先队辅导员职称晋升通道得到进一步完善。

    职业发展通道的通畅,让少先队辅导员成了“香饽饽”。“最近,学校承办市级辅导员赛课,五六名教师同时报名,没有选中的教师还哭了一场。”目睹了教师对小学思政教育观念的转变,周聪深有感触,“原来是被动地完成任务,现在是在主动思考、创新。”

    “为什么小学思政工作会出现‘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问题?”成都市少先队总辅导员舒静说:“以往,辅导员岗位流动性非常大,不利于思想教育向专业化方向发展。如今,随着职称评价的‘指挥棒’越发清晰,少先队辅导员队伍也逐渐稳定下来。”

    今年3月5日,成都彭州延秀小学举办了“学雷锋”实践活动,辅导员陈莉精心设计、全程参与,让活动的每个环节都指向育人和成长。而这些工作,连同教学、科研成果一起,成为陈莉评优选先、职称晋升的重要参考。

    为了进一步提升少先队辅导员的专业化水平,目前,成都市将辅导员培训纳入团干部和中小学教师培训体系,计入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培训有关学时。少先队组织建设、少先队活动课开展、辅导员配备管理等内容,成为少先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