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新闻·深度
2020年08月16日 星期日
科研助理为何“扩招”?
高校科研助理“扩招”的背后
本报记者 梁丹 董鲁皖龙
近日,华南理工大学软物质研究院新上岗的科研助理正在接受培训。赵春旭 摄

    “本来打算申请国外的博士,但又感觉自己的能力和发表文章等方面还需要磨炼,用这一年的科研助理经历作为缓冲和准备,也是不错的选择。”今年毕业季,华南理工大学2020届硕士毕业生赵小蕊在与学校签订劳务派遣合同后,成了一名实验工程类科研助理。

    今年6月,华南理工大学在原有224名科研助理的基础上,主要面向本校和“一帮一”行动帮扶高校武汉科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分两批投放394个科研助理岗位。截至8月中旬,已入职科研助理为166人,其中2020届毕业生80人。

    开发新设科研助理岗位、鼓励毕业生从事科研助理工作是今年高校解决毕业生就业、促进科研队伍建设的“利器”。如何理解这次科研助理的“扩招”?为什么说科研助理是实现学生发展和科研队伍建设的“双赢”之举?建立科研助理队伍建设长效机制,还需要解决哪些关键问题?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1

    是“应急”,更是基于科研项目发展内在需要

    一般而言,科研助理是学校聘用的从事项目研究、实验(工程)技术和科研辅助的人员,是学校专职科研队伍的组成部分。在高校科研领域,“科研助理”并不是一个新鲜名词。

    早在2009年,科技、教育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鼓励科研项目单位吸纳和稳定高校毕业生就业的若干意见》中,就明确提出鼓励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在重点项目实施时,招聘高校毕业生作为研究助理或辅助人员参与研究工作,并对经费来源,户口、档案寄放等进行了规定。随后,在2010年和2019年,教育部又相继发文,推动高校积极吸引优秀毕业生参与学校科研工作。

    今年6月1日,科技部、教育部等六部门和单位联合印发《关于鼓励科研项目开发科研助理岗位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的通知》,鼓励项目承担单位开发科研助理岗位吸纳高校毕业生,以促进就业稳定,推动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同时,文件还明确提出,对于“双一流”建设高校而言,科研助理岗位的设置和实聘人数将作为“双一流”建设监测指标。

    今年特殊背景下,不少人把这次科研助理“扩招”视为应急之举,但在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钟柏昌看来,虽然疫情造成的毕业生就业压力问题为这一政策的出台提供了关键背景,“但同时应该看到,设置科研助理岗位、完善科研助理制度,更是借力建设高水平科研团队的东风,有利于改善当前高校科研团队‘师徒制’、缺少人才梯队、重硬件采购忽视人力资源投入等现象”。

    中国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李培景同样认为,虽然《通知》创造就业机会的意图明显,看似是在疫情特殊背景下的“应急”之策,但其最根本的逻辑仍然是岗位设置要符合科研项目的内在需要。

    “科研助理队伍不仅是撬动‘双一流’建设高校通过科研项目吸纳毕业生就业的杠杆,更是其科研实力的一种反映。因为科研助理队伍规模扩大的背后,需要科研任务和科研经费做支撑。”李培景表示,科研组织招聘科研助理要拿出“真金白银”,因此学校无法简单地用行政命令来推动此事,而基于科研组织内在需要的科研助理规模,确实能够成为评判一所大学或科研院所科研实力的重要观测点。

    目前,中国农业大学有科研助理岗位678个,包含本科、硕士和博士不同学历层次。依据目前承担的科研项目数量和结余经费体量,今年学校计划为应届毕业生新增115个科研助理岗位。

    “开发科研助理岗位看似是应对这次疫情的办法,其实更基于目前科研项目的内在需求,符合目前高校科研组织规模化发展的需求。”华南理工大学党委书记章熙春说。

    从传统的“个体户”加“师徒制”式的科研工作模式,到由科研项目负责人、专职科研人员、博士后、博士生、硕士生,财务、行政、实验、技术等科研助理共同组成的完善科研团队,不少专家表示,科研助理队伍建设的背后是科研组织模式的升级转变。

    “有理由相信,作为国际一流大学中普遍采用的科研队伍建设机制,建立和完善科研助理制度将成为我国高校科研管理的新常态,有利于深化高校科研组织模式和科研经费管理模式的改革。”钟柏昌说。

    科研助理能带来什么?

    2

    实现科研项目与学生成长的双赢

    今年硕士毕业后,徐茜成了清华大学化学院高分子合成与先进功能材料实验室的一名科研助理。

    “我感觉和研究生差不多,无论是日常的工作内容还是科研能力培养,都和研究生一致。科研助理这个岗位能提升我独立思考、独立实验的能力,能让我深入理解相关方向的课题,在基础和专业知识上有所进步,为以后申请博士生打下基础。”徐茜说。

    “大部分人选择科研助理这个岗位,都是以进一步深造为目的的。”目前在华北某高校已有两年科研助理工作经验的林木介绍道,在自己所在的50人规模的课题组里,共有4名科研助理,其中3人是硕士生、1人是本科生。有一名硕士生来到组里,通过一年的科研助理工作,和团队互相熟悉和考察,已经申请到了博士生,其余几人也是想多增加一些科研经历,为申请打好基础。

    在林木看来,对于科研经历不够丰富的本科生、硕士生而言,想要进入心仪的课题组,其实有不小的难度。但是由于门槛相对较低,通过科研助理进组,称得上是一种“曲线救国”。

    对想要继续深造的学生而言,科研助理工作不仅能让他们继续保持与科研的密切接触,有时甚至还能直接敲开机会之门。例如,南开大学化学院郭东升课题组就在招聘公告里明确写道,如果工作表现优秀,科研助理可获得组内转博的机会。

    “就我校而言,科研助理阶段的确已成为很多重大科研项目领军人物考察求职者品德为人、业务能力等综合素质的重要考察期。”华南理工大学相关负责人说。

    在实际感受科研生活后,林木放弃了继续读博的打算。但在他看来,这段经历并不是虚度。“能够在年轻时感受一下国内顶尖实验室的工作氛围、老师们的魅力和指导,我想这对一个人而言,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且业界对课题组的认可,也会投射在你的身上,对未来进入业界从事相关工作也是一种背书。”

    根据中国农业大学的调研结果,多数科研助理认为自己在“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知识面拓展”等方面有了显著提高。

    “这次我们提供的科研助理岗位,主要工作内容是进行科研项目辅助研究、实验设施维护、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科研财务等工作,相信进入科研团队工作,会对科研助理的专业素质、未来的专业发展产生积极影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科研院相关负责人介绍道,今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共开发科研助理岗位325个,截至6月底,已有107名本科毕业生完成签约。

    从另一角度来看,随着我国高校科研工作的规范化、规模化,科研助理已逐渐成为科研团队进行科研工作的重要支撑。

    对西南地区某大学青年教师张华而言,每年申报省市、国家级课题项目前的准备工作,尤其是预算申报工作,是令他“头疼”的大事。

    繁多细致的预算条目,严格的预算约束,让预算编制成为一件耗时耗力的事。“预算一方面得编细致,让财务专家看得懂、能支持,另一方面还得尽量预计各条目下的支出。预算一旦通过,再想调整的话十分困难。”今年,在与其他教师共有一名财务助理后,张华表示自己的科研活动得到了更好的支持。

    以科研助理岗位开发与选聘为契机,中国农业大学着手建立了科研公共服务体系,设立主要负责科研财务报销、科研事项办理工作的科研公共服务助理岗,重点服务青年教师。

    “科研团队选择聘用学术助理、财务助理可以为科研项目提供更好的服务保障。”李培景表示,这有助于将科研人员从烦琐的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有价值的研究工作中,进一步提升科研工作的效能。

    “从发达国家来看,在高校中为教师提供科研服务的人员增长快速。一些研究型大学里,一位教师后面有3到4名辅助服务人员,教师和行政支撑类人员的占比可以达到1比4。”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李立国表示,目前国内重视高校教师队伍建设,但科研团队组成还有待完善。

    “科研助理工作的推行,既是高等教育发展的现实需要,也符合国际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既是为了解决就业的迫切问题,也能促进我们国家解放和发展学术生产力,促进科研学术工作登上新的台阶。”李立国说。

    在钟柏昌看来,科研助理能够推动科研团队建设、获得更好的科研产出,从而获得更多项目资源,进而有能力提供更多的科研助理岗位,吸纳更多的高校毕业生从事科研助理工作……“设置科研助理岗位,不仅仅是利益相关者各取所需,还可以构建一个相互促进的生态循环系统。”

    什么制约了科研助理岗位吸引力?

    3

    待遇、职业发展和认知

    因为在课题组负责横向课题研究,林木的工资要比同组其他科研助理高不少,但在他看来,从薪资待遇和职业发展角度出发,科研助理这份工作相对而言缺乏职业吸引力。

    “我身边同学都认为科研助理是一份临时性工作,很少有人有长期投入的意愿。”林木说。

    与高校其他在编职工相比,由于科研助理绝大部分签署的是短期劳动合同,在薪资待遇的两相对比下,科研助理们通常会有更强的“离心感”和更低的归属感。

    “高校长期以来在人员聘任上施行双轨制,既有纳入事业单位编制管理的,也有合同工。”李立国表示,由于双轨制的存在,在部分高校,科研助理在享受校内公共资源、待遇福利等方面受到限制。但他也表示,随着我国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不断深入,特别是高校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的加快,“在全员聘任制下,这种落差和待遇不平问题将得到解决。”

    薪酬待遇低、职业发展空间小,是科研助理岗位缺乏吸引力的一大原因。尽管自科研“放管服”改革以来,各类科研项目的劳务费比例已经大幅提高,但专家也表示,在目前的科研经费管理体系下,“待遇留人”依然有着现实困难。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各高校为科研助理开出的月工资大多在3000元到7000元(不同区域会有所差异)。除了基本工资外,不少科研单位还会有奖金,同时,还会为科研助理办理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等。

    “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不想虚度这一年,对待遇问题不是很看重。”毕业后,对未来短暂迷茫的刘畅,曾在某高校担任过一年的科研助理。他表示,对“学生”而言,这份工作的收入并不算低,但科研助理通常都要自己解决食宿问题,因此每月基本都是收支相当,甚至会略有透支。

    钟柏昌认为,目前的科研经费管理存在两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一是各级政府设立的科研项目数量相对较多,但单个项目尤其是人文社科类项目的经费较少;二是经费预算中劳务费的占比偏小,且预算确定后一般不予调增。

    “一方面要开源节流,努力争取企业支持的横向课题经费,另一方面也要允许项目负责人整合项目经费综合开支,鼓励共享科研助理。”钟柏昌建议。

    此外,由于大部分项目经费预算已完成或确定,难以为聘用科研助理提供经费,钟柏昌建议相关项目管理机构可提供修改项目预算、扩大劳务支出比例的机会。

    除经费问题外,科研单位对科研助理的意义和价值仍缺乏深刻认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科研助理工作的推进。

    华南理工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相比于招聘应届毕业生尤其是准备继续考研的“学士后”,科研项目负责人更愿意用科研经费聘用可长期工作的求职者。

    李培景也表示,不少科研人员更加愿意将宝贵的经费资源用来聘请可直接促进学术生产的专职科研人员、博士后等,在聘用行政服务岗、技术服务岗的时候显得有些“小气”。这一方面反映了科研绩效压力大,同时也反映出不少科研人员对科研助理队伍的重要性认识仍然不足。

    对此,高校也采取了不少措施减轻科研项目的聘用负担,为科研团队招收科研助理提供便利。如中国农业大学自筹经费,建立了科研公共服务基金,用于鼓励学校各学院设立为青年教师提供科研服务的助理岗位,学校将为每岗提供每年3万元补贴;华南理工大学从学校人员聘用专项经费中列出对科研助理的资助补贴,为每个岗位每月资助2000元,这部分费用纳入学校年度预算……

    “除了基金专项、基地专项和人才专项等,学校的基本科研业务费、学科建设费、来自行业和企业的合作科研经费也可以成为科研助理队伍聘任的重要经费来源。”李培景表示,只有把必要的科研经费转化为人力资源和服务支撑,才能够让科研组织具备更强的科研任务承载能力和科研资源吸纳能力。

    针对学生对科研助理岗位“不稳定”的评价,李立国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非教师非学生”性质的科研助理工作,都存在流动性强、年轻化的特点。

    “我们要引导愿意从事科研助理工作的毕业生转变观念,这确实不是可以干一辈子的职业,是带有‘吃青春饭’色彩的很新鲜的职业形式。”李立国认为,选择这个岗位,更像是选择了一个“储电期”,为以后继续从事科学研究或者其他工作做准备。

    如何打造科研助理队伍建设长效机制?

    4

    以制度改革盘活人才

    “在此次招聘工作中,科研助理岗位数和求职毕业生人数的比例大概是1∶3.6,以本科生为主。虽然应届毕业生对科研助理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但积极性仍有待提高,大部分学生将科研助理视作职业跳板和短期选择。”华南理工大学相关负责人说道。

    在科技部、教育部等六部门和单位最新下发的文件中,明确提出了要逐步建立起一支规模适当、结构合理、能进能出、流动顺畅的科研助理队伍。在钟柏昌看来,要建立科研助理队伍建设的长效机制,需要解决好认识问题、经费问题和制度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完善的制度保障。“科研助理制度的核心,是要为科研助理设计一个从‘入口’到‘出口’的有梯度的晋升通道。”

    “发达国家高校普遍为科研助理划分了3至4个层级,如‘助管—助研—研究员(博士后)—高级研究员’,每一个层级对科研助理的学历和能力均有不同要求,但均为临时性的合同制工作,一般跟着项目走。”钟柏昌介绍道,不同层级之间的晋升不是简单的相接,而是嵌入学位教育之中,获得相应的学位后才可能申请一定级别的科研助理岗位。

    “在国内有待建立一个符合国情且有别于教师职称体系的科研助理分级分类指南,从而为科研助理的发展提供明确的指引。”钟柏昌表示,还可为选择做科研助理的毕业生提供一些政策性支持,增加岗位吸引力,如对考核优秀的科研助理在升学深造、参加校内事业编制岗位招聘时给予一定优惠。

    “科研助理在我国还处在起步阶段,还需要厘清很多问题、确定职业内容,需要一个制度不断完善的过程。”李立国表示。

    “作为‘双一流’建设的监测指标,在指挥棒效应的影响下,开发科研助理岗位的规模效应是可以预期的。作为教育科研人员和利益相关者,我更希望它能春风化雨、行稳致远,真正服务于教育与科研一线,成为助推我国科研水平升级的利器。”钟柏昌说道。

    (应被采访者要求,赵小蕊、林木、张华、刘畅均为化名。本报记者刘盾对本文亦有贡献)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