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4日 星期四
培养“四能四会”小学教师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六年制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改革
本报记者 李伦娥 赖斯捷 通讯员 娄梦瑶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六年制学生进行教学基本功训练。(资料图片)

    培养初中起点六年制公费师范生,在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始于2010年。在2010年以前,这所以培养小学教师为主要特色的学校,“公费定向”的培养模式主要包括初中起点五年制专科、高中起点四年制本科、专科起点六年制本科这三种。

    六年制“一师模式”的诞生

    为什么选择六年制为主要培养模式?如何用六年时间,将一名不谙世事的初中毕业生培养成为优秀的小学教师?

    “实践过程中,我们发现,前两种都有其不足之处。”学校党委书记彭小奇说。五年制专科,学生报考积极性不高,生源质量不太理想,且学生理论基础不够,发展后劲不足,高教特性不足;而四年制本科,因为过了最好的学习小教基本功的年龄,教师职业素养又有所欠缺,小教特性不足,而且高考后学生选择面大,报考者不太多,常常是招生计划都完不成,最低一年只完成计划的一半。一句话概括就是:“难以兼顾高等教育共性要求、高师教育个性要求和小学教育的特性要求,学生的理论基础与教育技能、专业素质培养难以均衡。”

    据校长童小娇介绍,湖南一师前后历经近10年探索,不断修改、完善,最终才形成了如今的“一师模式”:初中起点,六年一贯;综合培养,分向发展;三性融合,三位一体;实践导向,师德为先。

    培养高素质的全科小学教师

    “初中起点,六年一贯”,这句话好理解,所招学生为初中毕业,当然学校是有要求的:中考分数达到“省示范”并面试,以确保所录学生具备基本的教师必备条件。“六年一贯”,指的是课程设置和培养方案。最初有人建议前两年继续完成高中课程,但学校根据学生生理及心智发育规律,在反复研讨、多方征求意见后确定:前两年重点设置文化基础、教师技能训练和艺体综合素质相关课程,两年学习结束并参加全国统一高考(职高对口升学类)考试合格后,再继续学习四年的本科课程。

    “综合培养,分向发展”,说的是培养目标。农村小学教师,基本要“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所以学校在前两年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各项小教技能,用他们自己的话形容是“前置文化基础、教师技能训练和艺体综合素质养成课,后移学科专业知识、教育理论和教研能力培养等课程”。

    “培养方案修改了十几次。”一直参与并主持此项工作的蒋蓉教授介绍,学校最终确定以培养“四能四会”的全科小学教师为目标,即能说会道、能唱会跳、能写会画、能教会研,要求学生要有“一专二能三艺四技五证”。

    此外,学校还与多个县市区共建了204个教育实践基地,与60所小学组成了“小学教师教育联盟”。学校为“六年制”配备了优秀师资,出版了特色系列课程教材50余种,建成省级以上小学教师教育类精品课程13门。

    理想教育引导毕业生扎根乡村

    六年制学生毕业后,绝大多数都定向到最基层的乡村学校任教。如何让他们安心去乡村,扎根在乡村?

    彭小奇告诉记者,湖南第一师范学院不仅仅是一所高校,更是一块红色文化底蕴深厚、群星灿烂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想教育地”。老校区每年要接待大量游客,而“六年制”一、二年级的学生,正好在老校区就读,许多人便担任了红色景点的讲解员。

    “学校的红色资源和积淀百年的师范教育传统是我们的育人优势,在潜移默化中改变学生对师范教育的认知,培养起坚定的职业认同和热爱是决定他们能在教育岗位上走多远的因素。”彭小奇教授说。

    不仅仅是红色讲解,对学生们的师德教育,对学生们乡村教育情结的培养,学校也有不少妙招:新生第一节课是参观学校纪念馆,观看电视剧《恰同学少年》;每年开展纪念毛泽东诞辰、排演反映毛泽东在学校求学的《八班教室》、红色文化专题讲座、红色诗词进校园等系列红色教育活动;成立“红色学坛”“学习毛泽东协会”等学生社团;将红色资源融入课程教学、邀请优秀毕业生代表来学校讲课……一系列的“组合拳”下来,学生受到的潜移默化的熏陶和教育,不言而喻。

    “我们告诉学生,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总是要有人奉献;另外,每个人都有自我发展的空间,做教育家或者仅仅是当教师的经历,都是人生宝贵的财富。”在这所学校教了20多年书的李旭辉老师说。

    十四五岁的孩子,在如此的红色氛围中薰陶六年,其价值观、理想和情怀,真的如金子般闪闪发光。所以该校毕业生中才会有22岁的龙卉茹在省级贫困村的村小当校长,每天从早忙到晚,还说“我做的事跟我的校友们比不得”;所以才会在马云“首届乡村新生代教师”中,全国才15人,一师就占了8人。

    “我会做一个好老师的,跟我们的老师一样,真的!”这是15岁的李炎玉在接受采访时说的话。从她那清亮的眸子里我们看到了认真和郑重,也仿佛看到了《恰同学少年》里的杰出青年们,更看到了湖南农村教育的曙光。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