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中教评论
2020年03月20日 星期五
“线上支教”赢家多
刘海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河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无法按时返回贵州省六盘水市乡村小学上课。但自2月25日开始,支教团成员杨玉泽和9名成员通过网络为沙陀小学700余名孩子带来了跨越2000多公里的“云课堂”。

    由于支教地的留守儿童较多,很多家长不太会使用直播软件。队员们就挨个打电话通知,并耐心给家长讲解操作方法。面对线上教学缺少与孩子们的互动感,不能及时了解孩子们的掌握情况,队员们在课下与孩子们进行一对一沟通,遇到孩子们不懂的问题,队员们还要重新进行讲解。在“线上支教”过程中,队员们主动想对策,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达到了不错的效果。

    为应对疫情,各地延迟开学,对于需要跨省继续支教的研究生而言,究竟是以“疫情在,不远游”为由延迟返校时间,还是另辟蹊径创造新的支教模式解决远距离“面对面”教学问题,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实践表明,河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开创的“线上支教”模式,不论是受教的小学生还是支教的研究生们,都成为了赢家。

    “线上支教”模式的直接受益者是偏僻山区的孩子们。平时,支教团员就是这些孩子的“固定老师”。这次受疫情影响,如果支教老师无法按时到位,这些孩子将因为“精神食粮”不能如期“端上餐桌”,面临“饥肠响如鼓”的尴尬局面。“线上支教”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不仅如此,“线上支教”模式的开启,还让偏远地区的孩子们大开眼界,享受到现代化的教育手段。更为重要的是,“线上支教”也革新了孩子们的学习方式,让他们在无形中找到了线上学习的乐趣,增加了他们的学习自觉性。这样的教学模式,让受教的孩子们变成了真正的“小赢家”。

    “线上支教”模式的第二个赢家属于全体支教团员。也许有人要问:他们赢在何处?在我看来,能在逆境中克服重重困难恪守允诺的人,就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信用无价。按说,面对疫情导致交通阻断,相隔千山万水又非法定义务的支教工作,支教者完全可以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然而,河北大学这些支教团员利用现代科技,给远在2000公里以外的山区孩子搭建起“云课堂”,很好地解决了教与学的供需矛盾。守信是赢,但他们的赢并不唯一。通过线上教学,让未出大学校门的他们迎接了严峻的现实考验,同时也提升了各自的应变能力,可谓一举多赢。

    “线上支教”模式的第三个赢家当属组织支教的高等院校。支教是善举,能保证特殊时期的支教不“断流”,更是善莫大焉。高校培养的学生能力如何,单看卷面成绩显得苍白无力。能在关键时刻扛起重任的学生,才是高等教育质量的试金石。对采取“线上支教”模式的河北大学的研究生们而言,功劳簿上也该给自己的母校记上一功。更为重要的是,学校可以将疫情大考的“线上支教”发扬光大。在假期之外为有支教需要的地区提供类似的无缝支教。

    此外,教育管理部门又何尝不是“线上支教”模式的潜在赢家。大学生支教是缩短城乡教育差距的重要策略。线下支教通常受到诸多客观条件的限制,如果将“线上支教”模式当作未来支教的新模式适当推广。

    (作者系重庆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