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2日 星期三
北京和雄安教育一家亲
本报记者 焦以璇 周洪松
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五年级学生上科学课,教师在讲解机器人操控方法。本报记者 焦以璇 摄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基层蹲点记

    “语文课居然能和美术课一起上,让我们大开眼界。”雄县二小、现在是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学生成希妍兴奋地描述着前不久刚上的“遨游汉字王国”这堂课,“语文老师告诉我们汉字的由来,教我们猜字谜,美术老师教我们用美术元素设计自己的名字。”

    变化不止在课堂上。雄县二小操场四周的围栏拆除了,孩子们不但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也有了一份美化校园的责任感;曾经看见老师就习惯性躲闪到一边,眼底满是羞怯的孩子们,如今常常热情大方地向老师问好……

    千年大计,教育先行。2018年3月,中关村三小等4所北京学校雄安校区挂牌成立。一年多来,来自北京学校的教学理念和管理文化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让雄安本地的学校焕发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我们为雄安而来”

    师生比1∶32.24,教职工平均年龄45周岁……一份雄县二小教师现状的数据摆到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执行校长张文峰桌前。刚刚接手两校对接工作的张文峰陷入深思:北京和雄安两地的教育水平存在较大差距,我们到底应该援助什么?

    “不能高高在上、发布命令,而是要一起做事,融入其中,成为一个共同体。”随着对接的深入,改革思路在张文峰心中逐渐清晰:援助绝不是单方的输出,只有激发内在需求,双方有效互动,才能彼此激活,使帮扶精准落到实处。

    与张文峰一同来到雄安的还有12名来自不同学科的教师。他们嵌入到了教学第一线,从最基本的工作做起,与本地教师一起上课、备课、教研。

    过去的一年,来自北京总校的教师们往返于北京和雄安之间,半年行程达到5200公里,相当于从祖国的最东端走到最西端。

    在雄安新区,每一所北京援助学校都在演绎着自己的故事。北京方面还将以“交钥匙”方式在雄安建设一所中学、一所小学、一所幼儿园。截至目前,共有53所新区学校与京津冀优质学校建立各种形式的帮扶合作关系。

    “我们为雄安而来,北京雄安是一家。”这是来自北京的援建教师们共同的心声。

    以体育为支点

    周二街舞操、周三龟兔赛跑、周四运动嘉年华……雄安校区学生孙苗苗惊喜地发现,原来单调的课间操变样了。

    新学期,北京总部的体育教师带来了全新的课程设计。体育常规课程与专项课程结合,每名体育教师结合自己的专长设计课程,每个班都有专属的体育课表。足球、篮球、乒乓球、田径、健美操、武术……体育课不再是简单的跑跑跳跳。

    运动会也变成了全员参与的大狂欢,亲子嘉年华、运动挑战嘉年华、田径锦标赛……今年的运动周,三天三个主题,3800多人全员参与,每个主题和项目都是根据各年级学生不同的特点及兴趣点设置,丰富了学生们对运动项目的认知。

    “体育运动打开了孩子的身体,让孩子充分舒展,释放天性。”张文峰认为,体育课嵌入了很多核心素养,应该把体育课当成核心课程来建设,并把体育课程的理念辐射到其他课程中去。

    同样的惊喜还发生在其他课堂。语文课不再要求学生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里,教师带领学生走出教室寻找春天的气息。一场大雪就能成为即时生成性课程,让孩子在与雪花的亲密接触中体验最真实的学习。

    从原地踏步到齐步走

    “我年纪大了,本来可以平静地过完这两年等着退休,你们来了,带着新理念,我可不能落下,我也有一颗学习的心。”在北京总校教师的带领下,原本等着退休的董丽静重新有了工作的干劲。

    从原地踏步到齐步走,这一年,雄安校区的教师们迎来了自己教学生涯难忘的成长期。

    “如今的教研活动丰富多彩,北京的老师们给我们传授了很多教学金点子。现在人人都有紧迫感,想着把之前欠下的本领补回来。”雄安校区教师刘玉楼感慨。

    为了加强总校与雄安校区教师之间的业务研讨,中关村三小总校校长刘可钦建议并推动了“新时代教师成长”研修工作站在雄安落地。工作站邀请了4位教育领域专家为理论导师,20位中关村第三小学名师为实践导师,12位总校援教教师为牵头人,围绕“提升中层干部领导力”“提升教师课程领导力”“组建学科教师工作室”三类核心内容,开展10个项目的研修工作。

    除了在本地接受指导外,教师们有了更多走出去的机会,重庆、珠海、南京、太原等地都留下了雄安教师成长的足迹。

    “以前我们的工作一眼都能望到头,现在大家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雄安校区教师高翠兰在日记里写道。

    “雄安教育发展关键要靠一支稳定、高素质的教师队伍,而我们不想做独行者。”在刘可钦的计划里,未来还要进一步提高开放度,将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向周边学校辐射。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