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3日 星期一
城乡统筹建设 探索全域旅游
规划扶贫:同济绘就美丽新滇西
通讯员 黄艾娇
同济大学党委书记方守恩(中)在云龙县永安村与贫困户交谈。 同济大学 供图

    近日,同济大学“规划引领,绘就美丽乡村新蓝图”项目,入选教育部第三届直属高校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十大典型项目。截至今年9月,同济大学定点帮扶的云南省云龙县已有7个贫困村退出、24787名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13.55%。同济大学扶贫攻坚战取得了令人振奋的阶段性成果!

    自2013年起,同济大学定点帮扶国家扶贫攻坚重点县——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城乡建设,规划先行。立足于该校“城乡规划”这一传统一流学科的优质资源,紧密对接云龙当前的重大现实需求,同济大学一开始便确立了以城乡规划编制、新农村建设为龙头的扶贫工作总体思路。

    不走集中化的城镇化道路

    2013年暑期,滇西小城云龙迎来了来自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10多位规划专家,以及15位本科生和研究生。在两周时间里,同济师生马不停蹄,深入到云龙的城镇乡村实地调研,着手编制了《云龙县县城总体规划》及《漕涧镇总体规划》。

    如何通过“规划”专业手笔,帮助云龙人民脱贫致富?实地调研下来,同济大学规划专家们心中渐渐有了答案。

    云龙县地处大理白族自治州最西部,其中98.4%为山地,地广人稀、山高水深,云龙县城仅有约两平方公里,不宜发展大规模工业,而应建设成为“县域的服务中心”,采取扁平化、开放性的“城镇村”布局,重点建设“县城、漕涧、功果桥”一主二副中心,着力做好“县城+周围特色村庄”“县城+镇”的“城乡组合发展”“城镇组合发展”大文章。

    《云龙县县城总体规划》中提出“一轴、两翼、七组团”的发展模式:“一轴”即是顺应其带状山川河谷地形,沿沘江、狮尾河形成“县城空间发展轴”;“两翼”指东、西两翼,分别是牛舌坪、天池两处旅游服务区;“七组团”分别是杏林组团、果北组团、果郎组团、太极组团、老城组团、狮尾河组团、和平组团,塑造各具功能、具有旅游休闲特色的中心城区多组团空间。

    “城与乡”如何融合发展?在云龙县城周边,有和平、杏林、太极等多个具有生态和传统保护价值的特色村落,这些特色村落也被纳入县城范围统筹规划,在保留村落特色的前提下实现一体化管理,让它们能够近距离享受到县城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

    “城与镇”如何相融发展?县城南边的宝丰、东边的关坪两地被纳入“县城联合发展区”,可承担县城的加工、物流等一部分产业职能,与县城共同构成云龙县的“核心发展区域”。

    2014年12月,《云龙县县城总体规划》顺利通过大理白族自治州规划专家委员会及云龙县规划委员会审查。云龙县的整体规划工作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名列前茅。当年,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获国务院扶贫工作领导小组颁发的“全国扶贫优秀集体”称号。

    “这种以城乡整体现代化为目标的城镇化路径,避免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入,将有限的资金用于核心带动地区与民生项目。这种模式,为西南贫困山区城镇和乡村振兴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实践案例。”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张尚武教授说。

    城乡统筹建设加速推进

    截至今年上半年,云龙全县共建成11个便民服务中心,投资2.84亿元新建校舍230栋,加固改造校舍53栋;提升改造乡镇卫生院11个、村卫生室47个,另有39个村卫生室正在改造之中。

    来自云龙的这一组村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的数据,让同济人颇感欣慰:同济大学“规划扶贫”,正在逐步显现出后续广泛而深远的积极效应。

    扶贫靠“合力”,一张蓝图绘到底。为了消除各部门规划的不一致,2015年,同济规划设计研究院为云龙县编制了《多规合一规划》,这是对城市总体规划的再一次提升。该规划有效协调了部门间规划空间的不一致,建立了扶贫项目落地的统一空间底板,形成了扶贫建设项目库和部门协同联审机制,加快了精准扶贫项目的落地时间,为打赢扶贫攻坚战提供了强有力的机制保障。

    为更好地发挥云龙县城的服务核心功能,打造特色魅力小城,唱好同济大学第二轮规划扶贫的重头戏,同济大学规划团队2016年6月起, 又着手为云龙编制了一系列“专项规划”,在这些规划的指导下,云龙县一中、县医院、游客服务中心、规划展示馆、综合环境整治等一大批项目陆续启动建设,有效增强了云龙县城的服务能级,也带动了县城周边乡村的发展。

    要致富,先修路。2016年11月,大理—漾濞—兰坪段高速公路正式开工,云龙县段被纳入其间,由此圆了云龙多年的“高速梦”。这,得益于《云龙县县城总体规划》中的高速公路设计线形。交通部规划研究院设计所据此编制了《云龙县十三五交通综合规划》《云龙县2030年综合交通规划》,加快了该项目的立项审批及后续设计工作。

    在《云龙县县城总体规划》引领下,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联手经济与管理学院,共同为云龙优化完善了产业规划方案,帮助云龙厘清了产业发展重点,突出发展高原生态农业,用“互联网+”和品牌推广等方式促进基础产业增值。同济大学推介200余种云南特色产品入驻上海云品中心展示,并举办“大理西三县农特产展”。2017年,同济大学将校门前临街铺面免费租借给云龙县,供其开设云龙高原农特产品销售中心(上海),为滇西特色农特产品入沪提供全方位支持。

    在各项规划的统筹引领下,同济大学还依托自身优势和资源,6年间持续开展了教育扶贫、人才扶贫、医疗扶贫等工作,各项帮扶举措全面“开花”。

    此外,同济大学还扩大定点帮扶领域,与大理白族自治州签署25项协议,在城乡统筹、乡村建设、历史文化保护三个重点领域给予其智力和技术支持。

    探索“全域旅游”新模式

    “依托生态蔬果、高山茶叶等特色农产,天然太极、天池风光等生态山水,盐马古道、抗战历史等历史文化,山地白族民族风俗等几大特色资源,云龙县可构建‘观光游憩、民俗体验、康体养生、游艺展览、文化创意’五大产业链。”在近日召开的《云龙县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专家评审会上,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提出的诸多设想,得到了评审专家们的认同。

    要让云龙尽快脱贫致富,发展旅游产业是第一选择。为帮助当地找准旅游发力点,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又着手编制《云龙县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在梳理当地文化资源过程中,规划团队意识到,诺邓曾是滇西和滇西北最大的盐业中心,要重塑“盐井文化”,打造“千年盐马古道”国家历史步道,开启寻味盐文化之旅。

    规划团队还建言当地,将“太极福地·千古盐邦”核心景区作为近期引爆项目,以在短期内获得成效,快速打出“云龙旅游”品牌,中期重点打造澜沧山水生态休闲度假区、“千年盐马古道”国家历史步道、古嶲唐康养文旅小镇、顺荡古村等提升项目,远期再引入吹吹腔艺术表演、漕涧抗战教育基地、大栗树茶养庄园、师里河田园风光、天子山森林草甸氧吧等N个支撑项目,以此探索云龙全域旅游新模式。团队还为当地设计了春、夏、秋、冬四季的一系列旅游产品及特色活动。

    在旅游规划过程中,规划团队有意识地规划当地城镇、乡镇的职能类型,将城镇按照服务与旅游功能划分为“综合服务中心、目的地型城镇、门户型城镇、服务型城镇”四类,将乡村划分为“生态保护型村庄、产业发展型村庄、文化传承型村庄、休闲旅游型村庄”四类,明确它们在旅游产业中各自的定位,以实现当地“城、镇、村”的融合发展。

    同济人欣喜地看到,目前云龙县旅游委与大理白族自治州旅游投资集团共同成立旅游投资管理平台,吸引社会资本参与云龙旅游开发。诺邓古村、天然太极、虎头山等景区基础设施正逐步建设完善,累计投资达2.29亿元。2017年全年旅游收入为3.62亿元,占GDP的6.87%。旅游从业人员大幅增加,年均游客增长30%左右,当地的旅游经济呈现出强劲的后发优势。

    “服务社会是同济大学长期以来的办学传统,学校要在承担好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个根本任务的基础上,积极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为云龙县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力量。”近日,同济大学党委书记方守恩赴云龙调研定点扶贫工作,他表示,同济大学在下一步扶贫工作中,要以智力扶贫为核心,构建劳动力转移扶贫新模式;要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围绕“美丽乡村”建设,继续做好规划扶贫;以医疗扶贫为重点,加大民生项目帮扶力度;以联合扶贫为抓手,积极探索开展深层次合作。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