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储继迅:教学里的“调味”艺术
见习记者 杨文轶
储继迅

    “火车在转弯时,车身就会形成一条曲线,那如何表示这条曲线的弯曲程度呢?”

    投影出一张转弯时火车的照片,储继迅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引入了一堂以“曲率”为主题的高等数学课程。

    这堂课程出现在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决赛现场,比赛全程通过网络直播,观众可以实时收看并发表弹幕评论。在储继迅讲课的20分钟里,弹幕的数量急剧增长——“不得不说,这节课的设计很不错”“动画做得好强大,用什么软件做的”“教具真不错,值得学习”“鼓掌这位数学老师”。

    娓娓道来的讲解、精心设计的八个动画展示和为此专门制作的教具,让储继迅不仅得到了弹幕中蜂拥而至的好评,而且在比赛中也势如破竹,收获了青教赛第一名的好成绩。

    作为北京科技大学数理学院的副教授,储继迅拿下这一奖项,对于她和身后的团队而言,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至此,北科大数理学院的老师们已经连续三届获得全国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其中赵鲁涛获得第二届的第二名、李娜获得第三届的第一名。

    数学好玩

    眼前的储继迅,穿着白色的T恤,披着件灰色的开衫,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和比赛视频中一身黑西装掷地有声的数学老师很是不同。

    在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从本科到博士潜心攻读了九年,又在法国交流两年,储继迅回到了国内,成为了北科大数理学院的一名教师,并用五年的时间就升任为副教授。

    五年里,她教授过高等数学、概率论、常微分方程等多门课程,每年开课的课时都在256学时左右,有着丰富的一线教学经验。因为教授高等数学的时间最长,在此次的青教赛中,她选择了高等数学作为自己的备赛课程。

    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是20堂课的重新设计。

    “概率统计的应用性强,案例多,比较适合展示。”指导储继迅备赛的数理学院副教授张志刚介绍,青教赛要求每位参赛者准备20堂课,比赛中随机抽选一堂,前两届北科大的获奖者都选择了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进行讲解,20堂课的演示、教案和课件经历千锤百炼,趋于成熟。

    不满足于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从2018年寒假开始,储继迅就投入了选择题材、进行试讲、删改题材的循环中。初选定的30多个课件,到定稿的20个之间,经历了七八个月的时间。

    “题材不是书本上现成的,我们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动画和应用案例在好玩之余兼顾科学性,是储继迅的主要考量。她和备赛团队利用广泛的渠道去寻找素材,综艺节目《最强大脑》中的繁花曲线、《是真的吗》中的旋转单叶双曲面都被收录进来。课件全部完成之后,她只用了一个月熟悉课堂内容和练习讲课的流利度。

    决赛那天,储继迅拖着一个行李箱去了赛场,里面是满满一箱的教具。教具全部都编上了号以方便寻找,抽中曲率的题目后,她拿出其中两个,带进了赛场。

    教具的灵活使用给评委和观众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理解曲率,储继迅拿出了一块长方形的板子,固定的直线轨道上,圆形的齿轮被左右拉动,配合课件中的动画,视觉上直观可见摆线的形成过程。讲解钟摆的摆动过程时,她又举起一块吊着小球的银杏形板子,推动小球,就可以看到惠更斯摆的摆动过程。

    这些教具都是她为课堂内容专门设计,大部分通过3D打印技术及激光切割技术制作的,最后一个教具是在8月比赛前将将完成的。

    金牌团队

    在人才济济、获得过两届青教赛一等奖的数理学院,储继迅依然脱颖而出,一路过关斩将,连续成为数理学院、北科大和北京市青教赛的第一名,代表北京市参加全国比赛。

    这其中的奥秘,张志刚回答得直接:“几年前我们就发现她是个好苗子了。”

    2014年北科大的本科教育教学督导简报中就提到储继迅,“有些新教师的学术功底和教学效果都很不错,显示出了很好的教学素养。”2016年李娜参加全国青教赛时,在数理学院的安排下,储继迅全程跟赛,观摩了比赛过程。

    尽管储继迅有着突出的教学能力,但是“20个课件绝不是靠储老师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北科大宣传部副部长沈崴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储继迅的“第一”,是数理学院“金牌团队”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成果。

    2011年,为帮助参加青教赛的老师们备赛,数理学院成立了指导团队。当时团队里只有范玉妹、王萍、徐尔、张志刚等四名教师,随着获奖教师陆续加入团队,团队已经壮大至八人。自从去年11月为储继迅备赛以来,指导老师们基本没有过完整的周末和节假日,寒暑假也全力投入,暑假里他们从上午10点开始试讲,没有时间去食堂吃饭,就叫外卖快餐,每天讲到晚上10点以后,顶着漆黑的夜色各自回家。

    北科大的“传帮带”传统为时已久。来数理学院报到之前,储继迅就先被张志刚叫到了学校,讨论即将要负责的课程。

    在金牌团队的背后,还有一群无名英雄,就是北科大的本科教育教学督导组。教学督导组由每个学院派出一两名退休教师组成,数理学院的范玉妹就是其中一员,他们每天都要去听不同学院不同老师的课程并进行点评。“现在已经是年轻化了,”沈崴介绍,“平均年龄已经降到70多岁了。”

    刚入职的时候,储继迅就经历了教学督导组设下的重重考验。北科大规定,新教师必须接受岗前培训,用一个学期的时间作为助教全程跟课,跟随指导老师的一对一辅导,自己讲授八个学时的课程,并修满20学分的教学讲座活动,最后向教学督导组报备试讲,由教学督导组评判是否具有讲课资格,才能获得准入证。准入证并不代表着一劳永逸,正式上课之后,教学督导组仍然会不时出现在课堂上进行评估。

    如今,北科大的教学评估制度从水平评估转变为审核评估,从过去的“优”“中”“良”“差”定级变更为只有“通过”和“不通过”两项,以期在更大的学科范围内实现更多老师教学水平的整体提升。

    以赛促教

    “年轻老师愿意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在教学设计上吗?”经历了八个月的备赛过程,储继迅心底有一个疑惑。

    在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指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新的更高要求。

    “以前学校考核以科研为主,如果没有青教赛,年轻的老师们不可能花这么多时间在教学研究上,”张志刚介绍,北科大正在逐渐转变原本单一的教师评估制度,北京市教育工会在数理学院成立了青年教师工作室,专门用于教材和教案的设计工作,预计在未来的一两年内完成,“我们想把为比赛准备的所有教案集合到一起,集成一本教材,应用到学生身上,比赛之后也能让学生受益。”

    赵鲁涛、李娜和指导老师们为比赛反复打磨过的课件,已经登上了北科大大学公共数学课的课堂,成为日常教学的一部分。

    储继迅也有这个打算,目前实施起来还有一定的难度。青教赛的讲课时间只有20分钟,评委们又都是有着良好理科基础的专家,一堂课往往容纳着日常教学三堂课的内容,如果直接使用,学生们很难理解。在教学中,储继迅选择循序渐进,先利用了一部分课件中的动画和案例,之后再逐步改造课件。

    “其实就是以赛促教,”储继迅说,“我现在关注的问题就是两个,一是怎么让学生们喜欢上我的教学,对课堂内容感兴趣;二是怎么解决学生遇到的问题。”

    储继迅想起了自己的老师们,他们大多是退休后再返聘的老教师,能写得一手漂亮的好板书,但是这种方式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教学了,“孩子们不一样了”,一堂公共数学课能容纳上百名学生,后排的学生可能会看不清楚板书。

    青教赛后的这个学期,储继迅尝试着把自己为比赛准备的双曲抛物面课程拿到课堂上讲,结果令她出乎意料,“我是第一次碰到上完课,有学生给鼓掌的”。还有学生在下课后给她留言“老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一堂课。”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