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解决熬夜做题离不开宏观思维
金佩庆

    日前,澎湃网刊载了一则有图有真相的消息:眼看读小学的女儿还在熬夜做题,家长忍不住在微信群里对老师抱怨,引来半夜未睡的家长纷纷跟着吐槽。没想到,这名“挑事儿”的家长立刻就被老师踢出群。这一戏剧性的经过被发到网上后,引发网民热议。

    让小学生熬夜刷题,搞题海战役,损害学生健康且不说,也不是提高学生考试成绩的长远之计。一项大数据监测结果显示,减少睡眠时间、增加学生作业等并不能自然地带来学生成绩的提高,反而会影响学生的健康发展。因此,在保障学生睡眠时间的前提下,适量布置家庭作业应是教师起码的职业素养。另外,布置给学生的作业,无特殊情况必须全批全改,部分批改或让学生自己对答案,不仅发现不了问题,也易导致家庭作业布置的无度和失控。因此,班主任老师和学校层面要强化学生家庭作业的管控,通盘考虑作业的总量与各科的均衡。

    教育行政部门要强化“专业化管理者”的定位,提升专业化管理水平,要有自身的专业定力和坚守。各级教育主管部门要自觉纠正以分数和升学率论英雄的考核与奖励导向,在源头上消除由此所引发的应试教育压力层层向下传递并放大。三年前,笔者曾到某省一所较为偏远地区的小学考察,发现该地区教育行政部门为了改变本地区在全省义务教育水平排名靠后的局面,每学年都要对下属各县市小学组织统考并排出每所学校的名次,对统考成绩优胜学校颁发不同等次的“某某市小学教学质量管理效益奖”。为此,几乎所有的小学都心照不宣地从午休时间挤出一小时、下午延迟一小时放学用于补课,音乐与美术课基本取消。在这样的情形下,将小学生熬夜做题、睡眠不足的板子全打在老师身上恐怕就不公平。教育部门应严格落实依法治教,坚持素质教育、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导向,加快教育评价制度改革,将学生的近视率、睡眠时间保障情况等纳入考核评价体系并增加权重,改变考试分数一头独大的评价模式。

    近几年,各级地方党委政府树立优先发展教育理念,关心教育、贴近教育,这本是地方教育发展之大幸。但与此同时,党委、政府也要尊重和支持政府的教育职能部门按教育规律办事,不随意直接插手教育政策制定,硬性规定升学率等教育指标,防止教育管理过度行政化。

    借此也要提醒年轻的家长尤其是高学历父母,发现孩子作业自己辅导不了或做得很晚等情况,应学会友善沟通,增进相互的理解与合作,毕竟教育工作具有专业性,家长不一定都懂。诸如将“这是我第一次遭遇这种传说中的中国式变态家庭作业”之类的牢骚上传到网上,并不可取。家长动辄去“怼”老师,容易将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孩子,不利于孩子学习兴趣的培养。

    (作者系浙江省义乌市教育研修院教师)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