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02日 星期一
“大阅读”激荡学科“源头活水”
本报记者 刘盾

    广东省东莞市南城阳光第二小学学生王珺炟原来写作文就像“挤牙膏”,现在却爱上了写作,他的文章经常被语文教师当作范文。这缘于该校着力推行“大阅读”,师生教、学能力“比翼齐飞”。

    近3年来,阳光二小把语文“大阅读”作为突破口,激活数学、英语乃至音体美等学科的“源头活水”。阅读让该校各学科教师跳出教材的“框”,他们成了“点灯人”,学生们也提升了获得感。

    原来阳光二小音体美等学科教师把阅读视为语文教师的“专利”,除了研读本学科和教育类书籍,很少去看其他书籍。更让阳光二小教导助理万升明苦恼的是,由于教师们阅读量不大,很多教师讲课时跨不出学科的“界”,不能深挖教材以外的知识,不擅长用跨学科思维教学生,教学效率不高。

    体育教师惠颖原来除了体育教材教辅外,基本不看别的书籍,“有时一年不看一本”。由于阅读量少,知识面窄,当学生立定跳远不能同时双脚起跳时,她找不出问题的根源,不会通过医学等途径帮学生解决难题。

    “教师阅读量不大,关注点局限于本学科教材教辅上,不擅用阅读这把‘铲子’深挖学科‘富矿’。”在阳光二小校长曹阳明看来,阅读就像一把钥匙,能帮教师打开学科“藏宝洞”,让课堂更加丰富多彩。为补齐短板,该校把“大阅读”作为各学科发展“新引擎”。

    学校先从语文学科着手,每周专门开设一节语文阅读课。教师凝智聚力,以契合儿童本位、贴近教学等为原则,精选100本课外读物,作为“大阅读”书目向学生推荐。阳光二小还研发了“一书三课型”,阅读指导课侧重激发学生阅读兴趣,教学生掌握精读、批注等阅读方法;阅读分享课注重组织学生交流所思所想;阅读实践课则引导学生通过表演、续写等方式,开展研究性学习。该校学生龙冰倩原来阅读时不分重点,囫囵吞枣,文字入眼不入心,她现在学会批注式阅读法,细嚼慢咽,成为了广东省阅读之星。

    “‘大阅读’的形式不应是单调枯燥的,而应让学生在快乐阅读中,有满满的收获感。”曹阳明发现,通过寓教于乐的形式、丰富多元的载体,让阅读变得丰富立体,激发出了语文学科更多内在魅力。任欣艺等学生把《绿野仙踪》中的故事搬上了舞台,用童话剧的方式表达阅读理解和感受。

    学校借助“大阅读”这一“魔术棒”,丰富了语文学科内涵,激活了英语、数学等学科的“隐藏之美”。英语学科编写了“大阅读”校本教材,开展课改;胡肖媚等数学教师给学生推荐《让数学变得好玩》等书籍,带学生边玩边学。

    “大阅读”杠杆同样撬动了音体美等兴趣类课程发展。作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阳光二小开展了首届“足球文化节”主题阅读,让学生了解中国古代蹴鞠、世界各国足球文化,挖掘足球背后的文化内涵。“大阅读”也“花开”美术课,阅读《西游记》后,“铁扇公主”等精美软陶作品从学生蔡乐璇灵巧小手里“诞生”。

    阅读拓宽了教师知识的广度和厚度,带动该校教学质量“节节高”。惠颖就尝到了“大阅读”的甜头。她通过阅读医学书籍,促进体医结合,教学生通过单脚站立等训练方式,让感觉系统更协调。惠颖在第三届全国中小学体育教师教学技能比赛中获个人一级水平。

    “‘大阅读’成了学校很多教师的‘星光大道’,一批教师专著相继出版;更成为学生进步的‘阶梯’,四(2)班学生人人读、写童话,出版了全班的童话集。”曹阳明介绍说,2017年,阳光二小获得“广东省书香校园”称号,他被评为广东省阅读点灯人。在曹阳明的努力下,“岭南大阅读”联盟成立,200多所学校和单位加入。“大阅读”经验在广东、江苏、广西、新疆等地生根开花。(本报记者 刘盾)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