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0日 星期四
在武昌工学院第7栋宿舍,有一个学生们最信赖的人
牛星梅:“妈妈宿管员”
本报记者 柯进 通讯员 雷蕾 许东

    “牛阿姨,您还记得我们吗?”武昌工学院第7栋宿舍的门房内,近日来了两个青年学生。

    他们是趁从国外留学回来休假的间隙,专程回母校看望当年的宿管阿姨牛星梅的。

    一位宿管阿姨,为何连出外留学的学生都还惦记?

    “因为牛阿姨不仅是我们生活中的好朋友,她还更像是‘妈妈’。”一名学生说。

    “想吃了就去牛阿姨家!”这是牛星梅对学生讲得最多的一句话。

    看到很多来自内蒙古的学生不爱吃青菜,不太适应学校的伙食,牛星梅每月都会组织他们去自己家聚餐。她精心烹调的排骨藕汤、油焖小龙虾等湖北家常菜,广受学生们欢迎。

    学生们想家了,就会约着一起去牛阿姨家拜访,感受一下家的“味道”,就连学生的外地同学们到学校来玩,也会一同造访牛星梅,尝尝她做的家常菜。

    老这样有人造访,不累吗?

    “只要孩子们高兴就好!”牛星梅说。

    学生们也惦记着牛星梅。4年来,学生们已自发为牛星梅过了两次生日,而48岁生日那天的校园生日会让她终生难忘。

    2014年10月3日,牛星梅正在公寓值班。由于晚上回不了家,牛星梅已和家人说好不过生日。没想到晚饭时分,学生们竟一起买了蛋糕来值班室看她,还送了礼物,并且悄悄叫来牛星梅的女儿。

    她还很细心。

    在第7栋宿舍,住着1236名学生,但凡与牛星梅有过接触的学生,牛星梅都能亲切地叫出他们的名字,还经常与他们聊天谈心。

    “只要孩子有心事,从我面前走过,我都能看得出来。”牛星梅说。

    有一次,大二学生陈浩(化名)在值班室门口徘徊,想跟牛星梅说话,又不敢进来。牛星梅从镜子里反射的陈浩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扭捏。待手头事情忙完后,牛星梅便把陈浩叫到值班室。

    “叫过来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想找我很多次了,但每次看到一群学生在,都不好意思进来。”牛星梅说,从陈浩进校,她就观察到这孩子总是独来独往,不爱和室友、同学接触。

    牛星梅就和陈浩天南地北地聊天,讲身边人的故事……这次谈话后,陈浩一有事就和牛星梅商量。2016年寒假前的一天,陈浩在自己打工的炸鸡店买来炸鸡,硬塞给牛星梅,说感谢阿姨每次开导他,现在打工认识了好多朋友,和班级同学、寝室的室友相处也融洽多了。

    她和郭雄的故事,更是感动着人们。

    因身患侏儒症,郭雄身高只有1.3米。他的老家在湖北老河口市的农村,经济条件也不好。郭雄入校时,几乎每餐都吃2.5元的最便宜套餐。

    牛星梅很快注意到了这名特殊的学生。

    “我有两个儿子,郭雄你就是我的第三个儿子。”牛星梅说。

    牛星梅时不时把郭雄叫到身边,把自己准备的荤菜夹到他碗里,有时还把郭雄带到家里吃饭。

    慢慢地,牛星梅对郭雄的关照,覆盖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郭雄本科期间住的寝室,刚好是牛星梅管区的楼栋。一个晚上,郭雄路过值班室时步履沉重,还不停咳嗽,牛星梅看到后立马把他喊到门房,一摸额头,滚烫。

    于是,郭雄手里就多了牛星梅塞的退烧药。

    “每次他生病,我总是第一个知道。”牛星梅挺骄傲。

    郭雄身上的毛衣破旧了,牛星梅留心观察郭雄的身高尺码,给他织了件毛衣。拿到毛衣的时候,郭雄感动不已。如今,这件毛衣郭雄早就穿不上了,但他仍把它放在衣柜里珍藏着,几次搬宿舍都没舍得丢掉。

    “这是我最珍贵的一件衣服。”郭雄说。

    “他就是我一个不省心的儿子,我看不得他受苦。”牛星梅说。

    郭雄则说:“牛阿姨和我妈妈一样,没有她,我的人生很可能会改写。”

    如今的郭雄,已是武汉轻工大学的研究生。他们的母子情并没中断,郭雄隔三岔五就会回母校看望“妈妈宿管员”牛星梅。

    一件件小事,一个个学生,牛星梅从不懈怠,从不忽略。

    正因为此,那些学生不管走多远,都还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位“妈妈宿管员”。

    “没想到不少学生毕业后还经常回来看我,我真的感到很幸福!”牛星梅对此无比自豪,“他们回来看我,拉住我的手说‘阿姨,我想你了’,我就很感动,觉得自己干得再累都值!”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