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03日 星期二
混合所有制办学:
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有效路径
王敬良 郭素森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要求,“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推进职业学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改革”,并将此项任务作为“强化企业重要主体作用”,落实到“有关省级人民政府”。2018年1月,山东海事职业学院在山东省教育厅指导下,承办了“职业院校混合所有制改革研讨暨全国职业教育混合所有制办学研究联盟成立会议”,深入推进职业院校混合所有制改革。

    从2011年筹建混合所有制山东海事职业学院以来,我们在这个领域持续探索了8年。在混合所有制办学实践中,深切体会到,职业院校混合所有制办学是吸引社会资本大量进入职业教育领域的新渠道,是落实十九大“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最有效、最有力、最现实的路径、方式、措施之一。

    渠道:吸引大量闲置社会资本进入职教领域

    《意见》要求,“鼓励企业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其一,资本需求上,随着资本“暴利时代”的结束,资本的安全、保值增值成为最大的需求,大量社会资本在政府的引导下迅速进入职业教育领域成为可能;其二,社会需求上,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的需求不断扩大,服务体量和质量明显不足,急切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其三,社会实践上,学校保值增值的品质优异,成为投资界热烈关注的领域,社会资本近期在教育领域的“超凡表现”,已经成为热点。

    目前主要的瓶颈是资本与教育融合的问题,也就是如何将资本有效地转化为良性的经营业态,实现保值增值。资本方并没有专业的资源支撑,专业资源在政府手里,包括师资保障、财政扶持、土地等等。

    教育效益的外溢性和地方政府的服务性,更需求社会资本的投入,以更快更好地扩大公共服务功能,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提高教育服务供给的质量。

    双方的需求与预期聚焦到职业教育或者高等教育的某个项目上,这就为地方政府吸引大量闲置社会资本尽快进入职业教育领域打通了一条广阔的渠道。

    与政府合作,尤其在重要的民生领域,资本的安全性能更高,保值增值的空间更大。从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的需求侧出发,寻求和扩大双方利益的交集,是职业院校混合所有制项目的关键所在。

    基因:打造人事制度改革“谁都认账”的法理基础

    公立院校的服务效能不高,是世界级难题。如何将“公家人”转化为“单位人”“社会人”,如何将“铁饭碗”转化为“合同制”“职员制”,建立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干部人事制度,是个大热点、大难点。

    抽丝剥茧地分析起来,任何的人事制度都源于举办者的资产属性,事业编制的法理基础应该是公有事业资产。在法理根源上开展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更符合社会文化的认知惯性。

    当然,延伸一步,还涉及产教文化相融的问题。企业以营利为目的,而学校必须以公益为底线,而不能一味地追求营利性。两者貌似水火不相容,因为只要在文化价值上不能融通,产教就永远难相容。但在中国特色、中国智慧、中国方案面前,并不是不可调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公有资本和社会资本可以在一个个体单位同飞共舞,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以公益为底线,以市场为导向,在文化价值相融上为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打下了人文基础。

    基因的先天功能向来是强大的,公有资本的公益基因和社会资本的市场基因在一个办学整体中发酵,为“人员能进能出、工资能高能低、干部能上能下”提供了可能,当然在改革初期可以“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稳妥处理,重要的是改革的方向“谁都认账”。

    机制:“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根本性保障

    《意见》要求,“深化产教融合的主要目标是,逐步提高行业企业参与办学程度,健全多元化办学体制,全面推行校企协同育人”。但如何“引企入教”是个大问题,企业界急切盼望进入职教领域,而苦于没有渠道,利益得不到保障。目前,校企合作很少有超过5年的,所谓“产教融而不透、校企合而不深”。

    这些问题都能从校企合作的机制上找出根本性的原因。我们发现,凡是涉及资产投入的校企合作,只能采取“捐赠”的方式,企业出不了账,利益得不到保障。凡是投入到学校的设备,在法律层面上就与企业没有关系了,即使保留产权,不入学校的资产账,但随着设备折旧,企业资本也在不断消失,而设备所支撑、发展的事业在法律层面与企业没有关系。这样就违背了市场法则,导致企业与学校合作浅尝辄止乃至望而却步。

    混合所有制院校层面,基于内在的公有、私有两种资本属性,就为整合所有属性的资本消除了障碍,辅以动态性的股权变更机制,实施股权式的融资,学校就有了无限扩张的可能。山东海事职业学院近5年每年平均融资1亿元,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层面,可以实施产权式的校企共建方式,切实保障企业的利益,真正落实和发挥企业重要主体作用,使办学成为企业的职能和义务,所有企业技术和管理人才,所有的新设备、新技术、新知识“招之即来,来之能用”——这,应该是产教融合的最终目标、最高境界。

    关于混合所有制办学,还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一、混合所有制办学是“共享经济”的表达方式。在混合所有制办学的框架下,校企合作必须以利益为先导,积极扩大资本所有方、利益攸关方、行政管理方“利益最大公约数”,以他人需求为中心,让合作方实实在在地感到有用、有价值、有效益,成就了别人,完美了自己。

    二、混合所有制办学必须“海纳百川”。院校必须彻底摆脱“小农经济”的桎梏,搭建开放式共享型大舞台,任何资本、任何资源、任何组织、任何个人都可以登台唱戏,实现自己的目标,达到自己的预期。

    三、混合所有制办学要讲究协商精神。股份制比单一产权在现代治理上有优势,混合所有制的多元化办学体制更容易构建现代治理体系,而现代治理体系的支撑来自权力主体的多元化、权力性质的协商性、权力来源的契约性、权力运行的平行性。

    (作者王敬良系山东海事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全国职业教育混合所有制办学研究联盟理事长;郭素森系山东海事职业学院研究室主任,联盟秘书长)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