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7年12月02日 星期六
用新发展理念解决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
郭熙保

    党的十九大对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新的重大论断,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基本国情而作出的重大判断。

    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供给与需求都发生了变化。

    从需求方来看,需求的内容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美好生活需要”较“物质文化需要”要求更高,涵盖面更宽,层次更高。例如,物质文化需要没有明确涵盖生态环境的要求,而美好生活需要则包括了人民对优美舒适环境的需要。物质文化需要没有明确涵盖安全的需要,而美好生活需要则包含了人民对自己的生命财产保护的需要。物质文化需要也没有明确涵盖政治民主、社会公平方面的要求,而美好生活需要涵盖了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等要求。

    总之,物质文化需要是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时期提出来的,没有涵盖人民生活的所有需要,具有时代的局限性。而美好生活需要明确涵盖了人的全面发展的各种需要,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供给方来看,供给能力的特征由“落后的社会生产”转化为“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是根据我国经济发展的现实情况作出的科学判断。

    国民经济30多年的高速增长,让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已从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因此,“落后的社会生产”这一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是,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低,发展方式还不充分,资本扩张型、低成本劳动投入型、资源消耗型、环境牺牲型的增长方式还普遍存在,收入分配不均、城乡差距较大、区域发展不平衡、经济与社会发展不协调、生态环境恶化等诸多不平衡不协调问题比较突出。“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准确概括了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现状。

    不平衡和不充分虽然分属发展问题的两个不同方面,但这两方面问题的破解,却相互关联,因此必须要“两手抓”,一手抓有质量的发展,一手抓平衡协调的发展。

    实际上,高质量增长与平衡发展之间不存在根本性矛盾,高质量增长能够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而经济效率的提高、质量的改善又有助于推动经济平衡协调发展。例如,提高人力资本水平,既能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同时也能提高劳动者收入水平,有助于缩小收入差距。又如,消除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不仅有利于提高社会经济效率,也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另一方面,平衡协调发展也能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增长。例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不仅能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改善农村居民的生活环境,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而且有利于加速农业现代化建设步伐,提高农业资源的利用效率,促进高质量的农业发展和整个经济的发展。加快推进中西部地区以及其他落后地区经济发展战略和政策,有利于促进中西部地区加快经济发展步伐,缩小与东部发达地区的差距,同时也有利于促进整个经济的增长。

    如何“求解”社会主要矛盾成为新时代的重要课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坚持新发展理念的基本方略,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要遵循。

    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需要贯彻落实协调、绿色、共享的发展理念。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已经成为新时代的重大任务。协调发展就是要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以及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不同步问题。绿色发展就是要解决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的不平衡问题,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我国“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把美丽中国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共享发展是要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和贫困问题,解决公共产品的公平分配问题。通过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和共享发展的协同,着力解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公平问题。

    解决发展不充分问题需要贯彻落实创新、开放发展理念。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我国近几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过去那种依靠高资本积累驱动的发展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关键就是要实现动力机制的转换,就是要把过去以高资本积累推动增长的动力机制转换到依靠技术进步推动增长的动力机制。而技术进步的源泉就是创新。现阶段必须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提高供给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质量,也是落实创新发展理念、转换发展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开放发展理念也是解决发展不充分的重要途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现阶段对外开放较之以往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前开放是在更高层次上的开放,不仅仅是出口导向和吸引外资的那种初级阶段的单向对外开放,而是在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入、中国经济深深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背景下,逐步从出口导向和引进外资转变为出口与进口并重、“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形成全面对外开放格局,全面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成为世界经济的参与者、推动者和引领者。这种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是提升我国经济发展质量、解决发展不充分问题的必由之路。

    时代变革呼唤新发展理念,而新发展理念必将推动时代变革,必将为新时代解决社会主要矛盾提供答案,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新局面。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