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星期三
“恳请救治到7月,让我送完这届学生”
——追记湖南大学教授黄建欢
通讯员 戚家坦 李妍蓉 本报记者 赖斯捷

    “请不要担忧我永远离去/柔润的春风会吹响我的问候/多姿的云彩会呈上我的节目”。这是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博士生导师黄建欢教授在病床上写下的诗句。

    在指导2014级3名研究生顺利完成毕业论文的撰写和答辩后,黄建欢于今年暑假去世,终年43岁。

    去年8月,黄建欢被查出身患癌症,他未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病情,仍然保持着如常的工作状态。论文指导、学术探讨、指导项目申报材料的撰写、学院青年教师团队讨论,各种工作中全都有他的身影——以一名健康人的姿态。

    “兄弟,我身体可能有点问题,要拜托你把它继续完善下去了。”正与黄建欢合作论文的同事华越收到这条微信时还未曾想过,黄建欢患上的是如此严重的疾病。“那段时间里,黄老师发来邮件的时间都是凌晨一两点。”华越说,“与他平常差不多。”

    记得在2013年,为解决师生在做科研时经常遇到的数据查找、收集困难、数据使用效率低下等问题,黄建欢带头筹建经济数据研究中心。他白天研讨建设方案,晚上撰写、修改、完善数据中心系统需求说明书,所有的数据模块都亲自测试、用心分类,确保师生使用的便利和系统的规范性。

    “他的工作节奏和以前一样,完全看不出是重病患者。”华越回忆说。直到今年3月,黄建欢不得不住院接受治疗,他向学院院长张亚斌请假时,同事们才知道实情。

    住院之后,黄建欢对医生说出的最后心愿是“恳请医生能够救治到7月,让我送完这届学生”。

    彭花正是“这届学生”中的一员。即将毕业的她,论文因数据处理难度较大,在中期答辩时得到的修改意见是同门3人中最多的。黄建欢不仅在答辩期间提出诸多建议,还在结束答辩后不断打去电话,帮彭花梳理各位老师的建议,并安慰她慢慢来。“担心我会有各种小情绪,身患重病的黄老师和我聊了很久,一言一语都是劝慰。”彭花说,挂断电话后,她哭了很久。

    自查出患癌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不到一年时间,黄建欢除指导3位研究生完成答辩外,还与他人合作完成了8篇论文,出版发行专著一本,获评“教授”职称、湖南大学“我心目中最敬爱的老师”和“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担任研究生导师以来,黄建欢累计指导研究生31名,其中博士生两名、留学生5名。得知恩师离世,学生们自发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追悼会,再送一送敬爱的黄老师。那些天里,黄门子弟的朋友圈全都是哀悼、怀念恩师的内容。(通讯员 戚家坦 李妍蓉 本报记者 赖斯捷)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