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06日 星期三
2017年度“教育部—中国移动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开班探讨——
打通乡村校长培训“隔断”
本报记者 李萍

    “出发点是一个,最后的辐射点却有千万个。这样就可以打破培训效果出不了培训班、出不了校门的‘隔断’”。这是作为参训者和培训者的内蒙古包头市包铁五小校长李晓翠所期望的最好的培训效果。8月27—30日,2017年度“教育部—中国移动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下文简称“移动项目”)培训者培训班在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开班,它既是对2016年度该项目实施经验和成果的总结,又在一定程度上为近日教育部印发的《乡村校园长“三段式”培训指南》等4个文件的实施与推进,提供了一种现实足迹与路径。

    按需研制,调动参训积极性

    自2015年实施国培计划以来,乡村中小学校长培训力度加大,但在培训具体实施过程中,需直面一个现实问题:如何调动乡村中小学校长参训的积极性?

    “在基层,组织开展校长培训是好事,但也是难事。难就难在除了受到工学矛盾突出、学习条件落后等客观因素制约外,更重要的是受到主观因素影响。”湖南省汨罗市移动项目实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何韧的切身感受是,在部分校长的潜意识中,参加培训似乎是在为教育主管部门和培训机构完成任务,把参训当成了“别人的事”。而且,这种观念根深蒂固。所以,“在态度上就表现为‘无所谓’,在行为上就表现为‘不想学、不好学、不乐学’”。

    转变乡村中小学校长群体对于培训的态度尤为重要。何韧介绍,汨罗市移动项目领导小组工作人员通过反复宣讲,使校长们对于参加培训有了全新的感受和体悟。

    辽宁省基础教育教研培训中心(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干部培训部主任韩民认为,除校长自身对于培训的重视程度不够外,校长对于培训的预期与实际培训内容之间的落差,也是校长培训积极性不足的原因之一,“乡村校长尤其需要从解决实际问题出发的培训。”他说。

    对此,辽宁教育行政学院从整体出发,按校长需求和实际情况设计了培训方案。“在培训者培训和影子培训环节,我们对送教下乡的内容、时间、形式等方面广泛征求了意见,以便实现按需培训的目标,真正将校长们工作中急需的理论或经验、遇到的困惑或困难等,有针对性地给予支持或解决。”韩民认为,以实践性课程为主体的培训,更加符合乡村校长的实际办学管理情境,也更加受到乡村校长的欢迎。

    整合统筹,“管理”变“服务”

    在何韧看来,参训校长对自身培训需求的明确,是培训设计有针对性的充要条件。但前提是,培训主管部门和培训机构在培训中的角色定位,要从单一的“管理者”转向保证培训规范化运行的“服务者”,这也有助于增强培训实效性。“主管部门和培训机构慢慢从‘演员’变成了‘导演’,主要为校长创造培训条件,提供培训机会、平台和服务。”

    为做好服务工作,在实施校长培训项目前,汨罗市移动项目实施工作领导小组认真分析了该项目面临的形势与任务特点:一是范围广,汨罗市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159所,其中农村学校147所,参训校长人数多;二是困难大,主要表现为学校分散,农村学校编制不足、教学任务重,培训时间点正好处在年底放假、春节休假和年初开学期间,参培校长精力分散,等等;三是培训主管部门和培训机构人员不够,面对时间跨度较大、形式多样的培训,包括观看视频、网上研讨、线下集中研讨、送教下乡、影子培训等,如何跟进与落实也是一大难题。

    鉴于以上情况,汨罗市摒弃了“一竿子插到底”的“长臂管辖”,组建了一支由领导团队、专家团队和支援团队组成的大培训团队把任务化整为零。“领导团队,包括人事部门、督导部门、基教部门、培训部门,他们分别掌握‘帽子’‘分子’‘底子’‘票子’,其目的是通过部门联动来整合力量,统筹项目实施。专家团队,即主持人和辅导教师团队,也就是‘影子校长’团队。支援团队,由乡镇分管培训工作的副校长组成,是参训校长的直接上级。每一个团队都各司其职、各尽其责。这三个团队又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形,共同支撑起整个项目的培训任务。”

    韩民指出,培训班的学员都来自农村地区,很少出远门参加学习或培训。因此,培训部门专门配备两名班主任专门负责教学和生活管理,精心做好服务工作。通过建立班级QQ群和微信群,搭建沟通平台,及时解答学员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在跟岗培训期间,考虑到学员们对交通路线不熟悉,就安排车辆每天接送学员,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除此之外,各省市培训项目领导小组还精心编制了一本兼具告知功能和培训功能的学员手册,将培训效益“化小为大”。

    实践迁移,增强培训实效性

    实效性一直是培训目标达成与否的“试金石”。为增强中小学校长培训的实效性,辽宁省在移动项目中还推进选单式的按需送教模式。“根据各项目县提出的需求,我们设计不同的送教内容,每个项目县都不一样。如,根据大石桥市需求,我们设计了原生态教学和职业倦怠专题;根据凌源市需求,设计了校长课程领导力和民主管理专题;根据本溪县需求,设计了校长担当与职业情怀专题。”韩民说。

    考核评价体系的完善,也有助于增强培训的实效性。教育部校(园)长国培中心副主任于维涛说,移动项目实施以来,各省市项目领导小组在统一的评估体系之下,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建立了培训考评机制,如学分登记、考核评价、工作约谈和定期通报等制度。何韧介绍,校长培训的考核评价与校长年度考核挂钩,从而以结果推动过程转变,促进校长真正潜心培训。

    除各省市提供的大量培训成果数据外,参训校长的实际获得和转化也是项目格外看重的一点。李晓翠曾是移动项目的参训者之一,如今,她却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培训者。李晓翠介绍道,她所在学校是内蒙古自治区移动项目2016年度“影子基地学校”之一。曾是参训者的她,是5名参训者的跟岗实践“师傅”。在参训过程中,她通过培训班的校长资源,走出校门,去山东等地的优秀中小学交流学习,积累案例;在培训其他校长时,则通过工作坊将案例与实践经验分享给参训者,在迁移中共同成长。

    “乡村校长群体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培训学习能帮助他们找到思路和出路。”李晓翠说。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