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4日 星期三
提高效能,从不讲废话开始
林卫民
特级教师,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助理、北外附校(北京)校长,北外温州瑞安附校校长。

    有人告诉我,你要想成为上级和下级都满意的领导,必须学会讲宏观的话,这样永远不会得罪人。例如,在会上可以讲类似下面的一段话:“在这动荡不安的时刻,我很荣幸有机会和大家讲一讲这个重要的主题。当然,我们在相关的工作中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们为目前的成就感到自豪,同时也要向那些奋斗在第一线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决不能低估个人热情、决心和坚持所创造的奇迹。当然,每个时代的最优秀者都有无法解决的难题,如果认为我们能超越他们,未免太过妄自尊大。一言以概之,我们要认清自己所处的历史位置。我们坚定地支持进步,我们热切地要求进步,我们希望看到进步,然而我们所期待的是真正的进步,而不仅仅是刻意求新。只有我们将传统发扬光大,才能实现真正的进步。”

    这段话听起来似乎很诱人,但过后仔细品味:这到底是在讨论什么?到底想要人们做什么?所以,我参加过一些会议后,常常搞不明白它们到底想解决什么问题。

    这使我想起了2008年那场雪灾。当时,我是浙江省教育厅直属学校——杭州外国语学校的校长。我几次冒着大雪去开贯彻上级文件精神的会,听到了很多“将保证道路畅通作为重中之重”的话语,可是关于具体行动却只字未提。幸亏,在去开会前,我电话通知了有关干部,要求所有留校教职工将树上的雪打掉、扫出一条通道、将承重有问题的屋顶清扫以防塌陷,避免造成更大损失。

    毫无疑问,看似基本的原则实施起来并不轻松。讲正确的话不是一件难事,但要变成行动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即便只是简单操作的要求。例如,作为校长的我对年级部主任说:“早晨学生进班前,教室要通风,以保证室内空气清洁。”假如年级部主任也接着对班主任说同样的话,这句话最后就会变为“自说自话”。若要将之变成行动,就必须考虑几点钟开窗、谁来开窗、几点钟关窗、雾霾雨雪等特殊天气如何处置、谁来监督此项工作、如何保证长期坚持,等等。

    我时刻警惕学校里开的会充斥一大堆无用废话,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召开无事可议的会议,而是将每周一上午的校级领导班子会议拆分成中学教育工作例会、小学教育工作例会,让相关的教育教学第一线干部参加。要求会议有具体议题,我一般只听会,并不就具体事项表态,由分管中小学的校长自行决断。我只管三件事:一是贯彻我参加的上级会议的精神和有关信息,二是适时地培训下属如何管理事务,三是对他们决断中的某些可能考虑不周的事宜做些提醒。会后,我会再召集后勤服务相关部门负责人或有关当事人开会,分别就中学、小学的一些事项要求做好配合;有时根据他们的议题,我也会直接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进入小学、中学教育的会场。

    一所学校的官僚主义行为常常是从开会的废话开始的。杜绝这些废话,让讲废话、套话的人在学校里没有市场,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因为当一个人晋升到不能胜任的岗位时,也只能用正确的废话去显摆。而真正值得信任的人,从不会感到无事可做,更不会对具体的事务无话可说。即便是对并不了解的事情,他也会每周列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并及时更正偏差而保证学校的正常工作不出现混乱。当然,学校也需要超越日常事务的战略决策系统。只要日常工作系统流畅,系统性的学校变革决策就会得到强力的执行机制支撑其落实,从而保障逐步推进并取得如期的成功。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