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7日 星期三
复杂的教育实践只需简单的坚持
林卫民
林卫民:特级教师,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助理、北外附校(北京)校长,北外温州瑞安附校校长。

    ·学校转型中的治理④

    每次路过杭州环城北路,总会远远地看到一个“老方一帖”的招牌。经了解方知那是一家酒家,这招牌的意思是其菜肴做法非常保守,崇尚传统与经典的烹饪,据说生意十分火爆。

    教育其实也很需要有“老方一帖”的意识。比如孔子早在两千多年前提出的教育观念,有很多是正确的,就应当坚持。我们如果能把中小学教育中最根本、最传统的事情做好、做扎实,学校可能得到更加稳健的发展。

    把学校打造得富丽堂皇不应是校长的最终归宿,而隐含在校园内的那些灵魂的东西和走出校园的毕业生的气质,才是校长坚守教育本质的价值体现;教育理念也不应是挂在墙上供教师孤芳自赏的材料,而是为了更好地指导教师的实践。

    套用一下狄更斯的说法:这是教育繁荣的时代,也是教育实践最危险的时代。教育实践太过复杂。人们责备教育不能医治那些谁也不知该如何医治的社会弊病;家长要求教师像孔子那样,既懂得因材施教,又能像培训机构一对一辅导提供的学业服务——保证持续不断地提高考分,还要像西方教育那样有一些开放型的问题,以使孩子更有创造性和更全面的素质。学校时不时会莫名其妙地被“吹上互联网的云端”。

    教育学者如果能像科学家指挥技术人员一样,指挥承担具体工作的教师;教育官员如果能像推进某项社会管理一样,调度教师该如何如何去做,一线的教育工作者就真能把很多具体事务做得更好吗?虽然基础科学研究和应用研究是源与流的关系,但是,教育研究与教育实践似乎并没有明显的类似关系;虽然学校管理有行政管理的某些特征,但其不能完全模仿行政机关——除了正确决策和强调执行力之外,更要崇尚真理、强调学术民主、容忍教育教学方法多元化以及分享不同观点对团队的重要作用。

    教育理论不能够直接变成指导教师实践的技术,技术与理论对接的“中间地带”本身就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要研发出一句时髦的口号不难,但若将一个最朴素的教育常识长期坚持执行到位,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正如市场上太多不断翻新的商品让人们目不暇接,教育也有很多改良过的“最爆款”的新语词,包围着正在努力改变自己的教师。教师们往往在某个新口号的鼓动下,在行为上表现得十分冲动,其结果或许就是专业思想浮躁、专业行为混乱的开始。因此,如果过分迷信教育理念“快捷便利”的“今日发明”,购买到的可能只是教育的“海市蜃楼”,最后得到的便是教育的泡沫。

    一线教师如果远离教育现实而光去背诵理论条文,势必走上一条缘木求鱼之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教育现实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问题的提出、理念的建构、策略的形成,都应当围绕实践而展开。一个教育理念能否落户中小学校,主要取决于它的“有用性”,其中当然包括对于学校未来和服务于社会的“有用性”。

    细心琢磨那些最新的话语体系,不难发现好多内容的实质“只不过是用专业术语包装起来的教育常识”。如果你懂得一点学校之外的事,便会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创新:举办一场教育学术研讨活动,没有创新就失去了表达或发表的价值;离开了变革,校长的政绩将留下明显的缺陷;学校教育的某些创新,有时只是为了让别人感觉作为办学者的“学术高度”……所以,在当下,真实的教员只能以冷漠的眼光看着某些“先行者”虚假的表演。

    大量事实证明,充满复杂性的教育实践,其实只需要某种“简单的坚持”。教育工作更应有遵守常识的淡定,而不是盲目追求那些吸人眼球的所谓“创新、奇迹”。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