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9日 星期三
钻进问题中心解决问题
林卫民
林卫民,特级教师,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助理、北外附校(北京)校长,北外温州瑞安附校校长。

学校转型中的治理①

    管理总是与问题为伴。一所学校,尽管有专业校长在主持管理,但整个管理团队还总是显得十分忙碌,就是因为每天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管理者日常要做的事务就是不断地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如果漠视问题的存在,干部和教师不主动地去研究和解决问题,学校中积累的问题就会越来越多,一些小问题就可能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大问题。

    针对问题开展的管理,是指向问题解决的,而不是为了追责或杜绝一切问题的发生。即使全体教职工都很努力、很尽心、很细致地工作,也不能保证学校教育教学和日常管理不发生问题。因为,学校管理是关于人的管理,遵循的是“复杂性原理”这一规律,人的反应无法像机械设备那样精准、可预测和可管控。

    问题的发生常常不只是由于某一个人的原因,很可能是管理体系出了问题,或者由于一些人的失误恰好集中到某个点位上,问题就爆发了。当问题正在爆发、危机正在发生时,如果急于寻找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就会导致大家耽于相互指责而不去关注如何化解危机、平息事态、解决问题。因此,学校领导彼时的主要精力应放在集中各路力量去处理问题上。积极的管理是向前看的管理,而不断指责过去及相关当事人的则不是,其结果不仅不会带来激情,反而会让每个人都感到委屈,更多的干劲只能沦为沮丧。如果没有以未来的视角去看待现实的问题,即使完成了一份详尽的历史报告,也无法摆脱现实的困境,因为精细地追究、追溯过去,其结果可能导致对未来更多的忽略。

    一个认真严谨的校长,如果有一定的经验,在校园里随便走走,就能发现很多表象的问题;如果深入教师、深入课堂、深入学生,自然能够发现学校教育教学和管理中的更多问题。

    我刚到某一所学校工作时,发现干部做事毛毛糙糙,还发现了一些根本不会做事的干部——他们在处理一些简单事务时的简单,常常令人哭笑不得,这曾让我感到不胜任者四处蔓延,而且,还“一路凯歌”:学校里大白天走廊灯亮着,我却无法找到是哪个开关在控制着,试图关灯反而会开亮更多的灯!我在这里工作7年了,始终搞不清楚走廊顶灯的开关在哪里,甚至把工程人员叫来也难以找到;大门口装了一个自动检查装置,除了耗电并发出怪异的声音之外,从来没有人用过;墙面贴的砖不时地往下掉,即使不断进行修补也没有止住这种现象的继续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不仅只在我的学校发生。与周边的校长接触,可笑的事例更多。

    其实,责任心和态度不到位、技术和能力不到位以及来自内部的官僚主义现象,几乎每个单位都存在。面对问题,校长如果贸然地召开全体教师大会,深刻地剖析问题背后隐藏的深层次原因,讲很多大道理,却蓦然发现没有人听,因为导向问题的描述很容易让人变得低沉、压抑、毫无斗志。校长如果不想顶着自己头疼去处理问题,那么有一个好办法,就是不谈原因,而是以聚焦于答案的方式去宣讲,倡议某一问题可以怎样去解决,号召大家一起完善你提出的初步方案。而此时,“切实可行是最重要的”。

    举一个简单的事例。门卫管理疏松,教职工不佩戴工作证可以随意出入,外来工程人员没有用工许可证,家长出入也随随便便。对此事作任何原因分析和追责都没有意义,只要略有管理经验就有解决的办法:发通知要求从明天开始,教职工出入必须持工作证,忘带的要登记,要求干部带头,用工部门要为外来人员办理临时出入证。

    遇到问题,光讲道理、追责都毫无意义,很多时候就是要把关键点放在如何“切实可行地去解决问题”上,而不是毫无价值地对是是非非进行争执或归因分析。当问题出现时,我们不能围着问题跳舞,而需要钻入问题的中心,揪出引发问题的那个“妖怪”,从而使问题离我们远去。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