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中教评论
2017年03月31日 星期五
改善流动儿童教育还需财政统筹发力
杨三喜

    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新公民计划编写的中国第一本“流动儿童蓝皮书”——《中国流动儿童教育发展报告(2016)》日前发布。报告显示,全国每6个人中就有1个处于“流动”之中,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这两个群体总数约1亿人。

    伴随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我国流动人口数量不断攀升,流动人口日益成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研究显示,流动人口的流动性正在减弱,常住化和家庭化趋势日益显著,希望长期稳定在城市生活、工作,融入城市的愿望更加强烈。而教育既是流动人口子女应当享受的基本公共服务,也是决定他们能否真正在城市扎根的重要因素。但是,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城市义务教育阶段流动儿童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例为79.5%,仍有超过200万的流动儿童未能进入城市公办学校,只能在民办学校或者条件简陋的打工子弟学校就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线大城市虽然通过积分入户、居住证制度等放开了流动儿童进入公办学校就读,但积分制入学管理所提供的学位远远不能满足农民工随迁子女的教育需求。而且,积分入户以及居住证制度,所面向的主要是高学历、高收入的优势人群,而低学历、低收入的社会底层难以享受到这类政策实惠。这类群体其实是最需要得到社会关怀和政府的帮助,最需要享受免费义务教育的群体。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石,也是实现阶层流动的重要力量。对于大城市中的底层群体来说,他们或许已经长年生活于此,实际上很难再回到老家。他们的子女即便回到家乡,也很可能从流动儿童变为留守儿童。由于文化隔膜等原因,他们的处境甚至可能比当地留守儿童还不堪。接受教育受阻,将导致贫困的代际传承,加剧社会不公。

    这些儿童在城市入学或者升学受阻,而家乡又回不去,最大的可能还是留在城市,成为城市的边缘群体。面临生活和就业的严峻挑战,有些人甚至染上恶习,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笔者曾跟随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课题组,走访了浙江、江西、河南等地的未成年犯管教所,与数十名少年犯进行了深度访谈。在浙江,我们发现那里70%的少年犯是来自中西部地区打工者家庭子女。

    总的来说,20多年来,我国流动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状况有了很大好转。近年来,中央以及各有关部门也加大了对随迁子女教育问题的关注,各地也在不断探索改善流动儿童教育问题。但目前流动儿童在流入地接受义务教育的程度仍受制于以流入地政府为主的流动儿童义务教育教育财政体制。流动人口有相当一部分是跨省、跨市流动,在较大的城市,流动人口的居住、工作、消费往往是分离的,流动人口居住地区的政府要承担起教育以及其他公共服务,但却可能不是税收、消费等利益的获得者。这种不匹配自然制约了流入地政府改善流动儿童义务教育机会的动力和能力,限制了流动儿童义务教育机会的获得。

    改善流动儿童教育现状,还需要进一步加大教育经费的区域统筹力度,建立以流入地政府为主的财政供给体制,解决区县政府利益、责任和能力不匹配的问题乃是当务之急。同时,在解决流动儿童教育的问题上,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和效果仍存在不小的差距。各地财力状况差异固然是一个主要原因,但也与各地解决问题的态度和意愿有关。不管是从保障流动儿童的受教育权益、推动教育公平的角度,还是从顺应城镇化发展趋势,甚至从“多一所学校就少一所监狱”的角度,改善流动儿童教育现状,流入地政府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勉力而为之。

    (作者杨三喜,系本报记者)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