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1日 星期三
学历继续教育或该“寿终正寝”
郭立场

    据报道,北京大学决定,自2018年起,全面停止网络教育、自学考试等各类学历继续教育招生。北大校方在近日举行的继续教育年终总结会上表示,北大的学历继续教育已逐步完成历史使命。

    继续教育是为已经脱离正规教育的人进行知识更新、补充、拓展和能力提高提供追加教育的重要阵地,也是大学育人功能和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随着高等教育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出现了专业设置不一、教学内容陈旧、专业名称不规范、管理监督缺失等问题,暴露了公用房出租、合作办学、虚体机构等办学风险,其生存和发展遭遇了严峻挑战。

    不可否认,学历化的继续教育在历史上曾发挥过积极意义,但随着现今高校数量的剧增、招生规模的扩大,其存在的合理性正逐渐减少。相比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名校的继续教育“非学历化”转型开始得更早。因发现学历继续教育生源对学校品牌与信誉造成了潜在风险与损害,清华大学2002年便停止了招生。可以预期的是,随后会有更多高校停办学历继续教育以“削枝固本”。

    众所周知,继续教育火爆,文凭是其唯一卖点。而其乱象,从街头招生广告的泛滥程度即可窥见一斑。高等教育大众化使我国高等教育取得了迅猛发展,为了发展继续教育进行“创收”,普通高校纷纷成立相关的继续教育部门进行成人学历教育、继续教育和岗位培训。为了招揽生源攫取巨大的经济收入来源,一些不具备招生资格或招生条件的高等院校招生规模一度膨胀,部分高校甚至不再提供正常形态的教育教学,沉迷于贩售文凭、花钱办证等非法行为,“假的真文凭”大行其道。据了解,教育部每年发文规范高考招生工作,其中经常明确提及高校招生不得混淆成人高考、全日制普通高等学历教育的区别。在名校学历含金量逐渐被稀释的当下,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名校停止学历继续教育,警示社会要全面认识和改进继续教育,防止继续教育进一步被污名化,不乏推广价值和启示意义。

    近年来,为规范继续教育,对继续教育招生的调整和限制开始屡现于教育政策之中。2016年12月,教育部发文规定,普通高校将不再举办本校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以外的学历继续教育。言下之意,高校继续教育办学行为要以学校大局为重,办学层次、类型、规模、质量要与学校办学定位、办学条件、社会声誉相适应,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强化风险管理,构建高水平的继续教育发展体系,而不能“无知而不自知”。

    文凭不等于水平,学历不等于能力。当下学历继续教育的问题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而且是一个社会问题。笔者以为,淡化对高层级大学的膜拜,理性认知继续教育模式,务实选择深造方式和学习方式,前提是弱化文凭在社会上的地位和作用。尤其是随着社会用人机制和人才评价体系日趋完善,功利化的学历继续教育终将被逐渐淘汰。

    (作者:郭立场,系河南信阳师范学院教师)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