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环球周刊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发现创新促进公平的力量
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齐晓君 实习记者 李天恕

    近日,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首次登陆中国,与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携手举办“WISE—LIFE”中国教育论坛。开幕式上,世界教育创新峰会首席执行官斯塔夫罗斯·伊安努卡为荣获2016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教育项目奖的6个创新项目颁奖,在显示着峰会主题“创新促进公平”的巨幕前,他对来自20多个国家的近600名参会者说:“教育是人的核心,是我们生命的血液。”

    通过早期干预打造教育公平

    “如果要找出当前全球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那就是不公平。”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斯塔夫罗斯这样评价全球范围内教育不公问题的严峻性。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理解的教育公平是什么?

    “教育公平一定是机会的公平,所有人都应该有公平均等的机会从所受的教育中获益,不论是儿童还是成人。”斯塔夫罗斯说,最重要的是公平的机会而不是公平的结果。

    教育本应是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有效引擎,遗憾的是,当前的教育正沦为导致不公平的诸多因素之一。“我们发现在同一所大学智力水平相当的两个学生间,贫困家庭学生的辍学率往往是富裕家庭学生的三倍。”斯塔夫罗斯说。

    斯塔夫罗斯建议,打造公平的教育机会需要进行早期干预。这种早期干预可以为儿童提供心理支持,营造多种受教机遇和环境。低幼龄儿童的母亲也应参与到干预中来,“她们的加入无疑可以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

    “今年的获奖项目‘小涟漪’(Little Ripples)就与早期干预相关,他们的低成本学前教育计划专门为难民妇女儿童等特殊受教群体提供启发性的趣味教育。”来自美国的“小涟漪”项目为乍得难民营3到5岁的儿童提供社区早期儿童教育,项目针对难民妇女,教她们对孩子进行基于游戏的早期教育。“小涟漪”项目目前已为535名儿童提供了教育援助,并培训了21名18岁至26岁的教师。

    斯塔夫罗斯希望早期儿童教育的机制可以提供机会去跟踪测试儿童的成长轨迹,随时为其提供教育方面的支持,通过教育实现学生的成功几率最大化。

    教育创新最大的敌人是既有模式

    每个人都喜欢参与和讨论教育问题,这种热情和关注无疑对教育创新有益,可是相关设施落后和专业人才不足让创新的成本变大。此外,与参与教育创新相比,父母通常更愿意孩子留在中规中矩的教育模式里,按部就班地考试、升学、就业。

    “教育创新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既有模式难以打破。”斯塔夫罗斯用“私家车”问题做了个生动的类比:“出于环保等原因我们倡议弃用私家车,但我们又确实拥有大量汽车产业,城市建设也是围绕汽车出行规划的。其实教育创新也面临这种矛盾。”

    因此,通过有效的解决方案去打破既有模式成为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的努力方向。“我们与全球的合作伙伴进行沟通协作,开展能够影响政策的研究项目,并与决策机构的人员保持合作,同时帮助创新创业者。我们想搭建桥梁,将政府和创新创业者连接在一起。”斯塔夫罗斯说。

    全球教育创新不能缺少中国面孔

    崛起的中国已经并将继续影响全球发展,中国在教育方面的动向会产生全球反响。斯塔夫罗斯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作为全球化的教育倡议,从一开始就关注着中国,了解中国的教育并与中国合作对世界教育创新峰会而言至关重要。”

    从同心实验学校到“一公斤盒子”,最近4年的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教育项目奖均有来自中国的教育创新项目入围,但斯塔夫罗斯认为,依照国家影响力,中国选手在绝对数量上依然远远不足。“我们在中国发现了很多从事教育创新的杰出人才和优秀的教育项目,希望他们能来参与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教育项目奖。”斯塔夫罗斯说。

    虽然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教育项目奖被英国广播公司等媒体誉为教育界“诺贝尔奖”,但斯塔夫罗斯判断它在中国的影响力时仍表现得很谨慎,“现在谈世界教育创新峰会对中国的影响力还为时尚早,不过我们已经在为‘WISE—LIFE’中国教育论坛提供建议和灵感,并在关注中国草根创业和教育创新的相关活动。我们还与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合作启动了中国教育领域的研究项目,比如对农民工子女的相关研究等。”

    2009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在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王妃的倡议下正式开幕。此次“WISE—LIFE”中国教育论坛是在两年一次的世界教育创新多哈全球峰会间隔年中举办的活动。当谈到未来在中国的发展,斯塔夫罗斯非常希望“WISE—LIFE”中国教育论坛也能成为两年一次的常规合作项目,与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一道探索能激发人思考与讨论的教育创新模式。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