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02日 星期三
全国教书育人楷模⑦
医者仁师
——记全国劳动模范、昆明医科大学教授何黎
本报记者 李配亮
何黎在给学生上课。本报记者 李配亮 摄

    因为热爱,她始终坚守在教学一线;因为责任,她用真心、真情认真对待每一位病人。在很多人看来,她已功成名就,但她却谦逊地说:“金杯银杯,不如学生和患者的口碑。只有教好每一名学生,看好每一个病人的病,心里才感觉到踏实。”

    她就是全国劳动模范、昆明医科大学教授何黎。

    “找何医生看病,我们很放心”

    早晨8点多,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专家诊室门口,虽然离专家正常就诊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但诊室门口已排起了长队。

    患者们在等待着何黎医生的到来。“请问你哪里不舒服?是第一次来我们科室看病吗?”9点整,何黎准时来到诊室。刚坐下,她就亲切地询问患者病情,认真地开着处方。

    “我如果没记错,你这是第三次来找我看病了。经过这几次治疗,现在好些了吗?”何黎问。

    患者王女士没有急着回答何黎的提问,而是慢慢地摘下帽子给何黎看。

    “呀,太好了!你看,头发都长出来了。”看到王女士原来光秃秃的头上长出了新发,何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20多岁的王女士,老家在云南泸西县,患病之前在深圳打工。因患病,一头乌黑的秀发全部脱没了,为此她不得不辞去工作,四处求医问药,“在深圳和好多地方都看过,钱也花了不少,但就是看不好”。

    “何医生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待人很和蔼。”王女士感慨地说,“在一个当医生的亲戚的介绍下,我找到了何医生,按照她开的处方,我用药的第一个月,全秃的头上就长出了绒毛。用药到第二个月月末,头上就长出了渐黑、渐密的新发。”

    “再过几个月,我就可以摘下帽子了。何医生是我的恩人,她不仅看好了我的病,还让我找回了自信。”王女士说。

    目送王女士走出诊室,何黎又忙着看下一位患者。

    中午12点,已是下班时间,但何黎仍坚持给病人们看病。“今早的30个号,不管看到几点,我都必须全部看完才下班。病人的病等不起啊。”何黎说。

    “找何医生看病,我们很放心。”不论是在诊室还是在微博上,病人对何黎都如是评价。何黎开微博4年来,有16万多名“患粉”。很多患者的询问,何黎都逐一回复。

    “何老师是我们的良师益友”

    “如果你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皮肤科医生,那就要具备立德树人的好品质、精湛的医术和攻坚克难的勇气。”这是何黎经常告诫学生的话。

    “在我们的工作和学习中,只要犯了错,哪怕是一丁点的小错误,何老师都会指出来,然后不厌其烦地教我们如何改正错误。”昆明医科大学2014级硕士研究生石航说,“在写病人的病历时,何老师要求我们必须做到书写规范;在科室看病理照片时,她要求我们必须熟练掌握,一遍不会看两遍,两遍不会看三遍,必须看会为止;她带我们到病房查房时,要求我们必须熟悉病人的病情,对病人关心、体贴。”

    “何老师经常教导我们,‘你想要更好地帮助病人,那你首先要有帮助病人的资本和能力’。”何黎的博士生雷东云说,“何老师遇到经济困难的病人,她不但为病人加号,而且不收挂号费,还为病人制订治疗方案。何老师把医德放在第一位的做法,我们很受用。”

    “何老师每看完一个病人,都拿出手机拍照片留底,以作比对。”今年从重庆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来进修的刘子琦老师说,“跟着何老师,学到的不仅是医术,更有高尚的医德。”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为提高研究生科研能力,何黎让研究生参与她主持的国家重点项目、面上项目等科研课题的申报、实验研究,并指导发表高质量论文;持续10年每周二开设“研究生论坛”,巩固研究生基础理论,加强相互交流,提升研究生讲课能力;为提高研究生学以致用应对能力,组织研究生参与性病、艾滋病、皮肤美容等社会实践、宣教活动。

    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听课效果,何黎不仅在国内首次采用“以病案讨论的形式”进行教学,而且还主持并参与设计制作了7套适用于本科生教学的多媒体课件及皮损挂图。

    在学生们眼中,何黎对他们关爱有加。每年的中秋节,何黎都邀请学生到她家,大家一起下厨,聚餐,拉家常。从昆钢医院来何黎的科室进修的易水桃医生说:“何老师就像一位慈母,得知我怀孕后,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特别关心我。”

    “以专业的素养做事,以医者的情怀担当”

    “皮肤病性病学是一门涉及遗传、真菌、病理、免疫、美容等多个领域的学科,临床工作遇到的问题千变万化,给皮肤科诊疗工作带来了一定挑战。此外,云南地处边疆,与全国发达地区学术水平相比有较大差距。”何黎说,“如何提升云南皮肤病性病学教学诊治在全国乃至世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值得我付出此生心血和精力去做的一件事情。”

    在何黎的推动下,学科以主办方的身份,连续8年组织召开了云南省皮肤病性病疑难病例讨论会,收集了600多例疑难皮肤病病例,主编出版了2辑《皮肤科疑难病例精粹》,为全国广大临床皮肤科医师提供了丰富的少见疑难病例诊断及治疗思路,培养和提高了临床医师解决疑难临床问题的能力。

    何黎还多次奔赴云南省各州市,指导成立了皮肤病学7个专科分会,并组织了“专家下乡帮扶、医师上行进修”基层大讲堂活动。分会的成立以及连续3年举办了36次的学术讲座及临床指导,已为云南培养了3000多名临床皮肤病学专业技术人才,对提高云南全省基层临床皮肤科医师诊治水平,缩短与全国先进水平的差距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作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负责人,何黎联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等全国13家医院,连续7年举办了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皮肤科疑难误诊病例学习提高班”及国际皮肤屏障学术会议,为我国培养皮肤性病学专业技术人才4000多人次。

    “云南医疗专业人才匮乏所带来的健康、生存等一系列问题,令人担忧。但这也是我奋斗的动力。”何黎说,“医学教学要有传承,我想把我的专业技术传授给更多的学生和医生,通过他们再传承,才能实现再发展。”

    “不管是搞医学教学,还是做临床研究,都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患甲亢危象、心律失常多年的何黎说,“在医学领域,需要钻研和攻克的难题还有很多,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