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高等教育
2016年09月12日 星期一
野外研究切忌成为“游击战”
讲述:王乃昂 记录:柯溢能
王乃昂:兰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在祁连山与河西走廊、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和库布齐沙漠等地进行过广泛的野外考察工作。曾获第三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等。

    地理学的本质是野外科学,其精髓在于发现。早在19世纪的欧美大学,学生就不同程度地参加教师和学者的野外工作,从中耳濡目染地学会野外工作的方法,在野外工作的过程中通过实践明晰专业学习的真谛。与此同时,中国地理学开拓者和奠基人竺可桢先生每年都会二三次投身野外,足迹遍布全国。近年来,兰州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团队以本科生为主体,相继开展了石羊河流域、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等固定区域的系列科学考察活动。

    当前,我们面临着地球科学前沿领域不断深入、交叉学科不断出现、应用领域不断拓展及高新技术普遍推广的时代。但在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有些地理学类专业实践教学环节却在减少,实习天数在压缩,实习内容在削减。一些高校实践教学表现出与地理科学发展及人才培养需求极不协调的状况,这些情况应该认真思考并应给予高度重视。

    基于上述认识,我们在教学方法上的改革之一,就是紧密结合学科特色,秉承“发现学习”理念,理论联系实际,加强实践教学、寓教于研,在固定的某几个自然特征明显的区域,开展野外考察工作,着力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和实践能力。

    中国三大自然区过渡带是兰州大学地理学科长期开展科学研究的重点地区,凝聚着我校三代教师的心血,产出了众多的科研成果。在此基础上建设的兴隆山-马啣山、祁连山-河西走廊野外实习基地,教学内容具有基础性、前沿性和典型性的特点,而且地域范围适当、交通方便。实习区天然露头和人工剖面较多,便于野外观察和测量,有利于初学者掌握野外调查的内容和方法,现已成为国内不少高校和科研院所首选的实习区之一。我们还将由地域特色所派生出的沙漠环境与地表过程、湖沼学与气候变化、全球变化与冰川响应等地域优势上升为学科发展战略,使学生获得完整的科学研究过程的体验,带动人才培养各个环节。

    地理环境是地球表层的复杂系统,既有地表自然过程,又有社会经济诸因素的影响,要认识一个地域类型的本质特征,揭露其发展变化规律,绝不是一两次考察就能实现的。一次考察往往只能了解地理环境的一个侧面,或其表面现象,或只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很难做到摸清一个地区的演变规律,取得全面深刻的认识。要取得较好的研究成果,都必须是系统地、深入地、扎扎实实地反复持续研究才有可能,切忌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式或无固定区域的研究。

    正是基于从事一种专题和一个区域的研究理念,2005年起我们研究团队带领研究生,在连续多年对鄂尔多斯高原毛乌素沙地和库布齐沙漠考察基础上,采用地形图、遥感影像、历史文献、考古发现及测年技术等跨学科交叉研究方法,首次确定明代兴武营即是“六胡州”首城鲁州城治所在,得到历史地理学界主流学者的肯定。这一研究结果不仅基本解决了六胡州的历史地理问题,而且对于沙漠化历史过程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对于历史学、民族学和地理学等众多学科的研究也非常有价值。

    截至2014年,我们六次成功穿越了我国第二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圆满完成了预期的本科生科学考察任务。专题考察过程中,我们在沙漠腹地湖盆中发现了全新世高湖面、湖岸钙华、埋藏泥炭和多处史前人类活动遗迹,为揭开我国中部沙漠的真实面纱,研究阿拉善高原游牧文化的早期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的老师李吉均院士就长期从事冰川学、地貌学与第四纪地质的科学研究工作,他对野外考察的坚持一直影响着我。如今已80多岁高龄的他每年依然会开展野外调查。回顾学术道路时,李吉均院士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为“持久地追求理想,持久地追求科学真理”。2006年,李吉均院士设立了“求真”奖学金。“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求真”旨在鼓励学生坚定理想信念,做事脚踏实地、做学问刻苦钻研。

    【对话】

    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社会学专业本科生 张亚萍: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魅力,地理学之美表现在何处?

    王乃昂:探索不息,发现不止,是地理学的魅力所在。对大自然和野外考察非同寻常的迷恋是地理学家的重要品质之一。真正的地理学家有一种发现的天性,相信任何一个问题都可能有多解性,此即质疑精神。因此,地理学人才培养关键在于发现能力的培养。

    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青年教师 李卓仑:在地理学进入空间和数字化时代的今天,视觉成像技术会否取代“走进荒野”?

    王乃昂:虽然宏观的区域差异认知加大,但野外考察的重要性并没有下降,对微观尺度和中观尺度的观测尤其如此。因此,在本科生实践教学方面,我们一直秉承“发现学习”理念,坚持固定区域、路线和地点的研究型野外教学,即以学生为主体,实施提问—观察—思考—讨论—总结的启发式教学,有条件地进行分组野外考察,不断践行“发现计划”教学模式。旨在通过野外考察,把科学研究的视角和思维方式带入野外教学过程中。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