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读书周刊
2016年05月16日 星期一
来自大地的呼唤
朱爱朝

    中国老故事来自广袤的大地,来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耕年代。我们的祖先在自然力还不能为自己所支配,活动范围远不如现代人的年代,把对世界的观察加入海阔天空的想象,融入老故事当中,勾画出一个生动无比的世界。

    这些口头的、民间的创作,既丰美,亦零碎,散见于古书之中。很多年来,很多人一直在努力,将这些散落的珍珠缀集起来。亲近母语研究院用《中国老故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带儿童一起倾听来自大地的呼唤,与儿童一起回望我们的来处与故乡。

    书中《人参娃娃》里的小宝是老财主“胡刮皮”的长工,他巧遇人参娃娃并与他们成为好朋友。“胡刮皮”设下诡计骗小宝去抓人参娃娃,“小宝拿着红绳子,愁了一夜,不知道该怎么办”。是牺牲朋友保全自己,还是忠诚友情保护朋友,这是小宝的难题,也是儿童与人相处时会面对的问题。小宝最后决定一定要保护好人参娃娃,最终,“胡刮皮”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小宝和人参娃娃过上了自由快乐的生活”。“善”的光芒驱散迷雾,“善”的种子落入心田,儿童从老故事中明白,什么样的选择才能拥有更宽阔的道路、更美好的人生。

    老故事来自萤火虫打灯笼的夏夜,来自寒冬的炭火边,它让儿童感受形象的幻想与艺术的夸张,感受舒缓的韵律与节奏。来读读《公冶长听鸟语》:“公冶长,公冶长,前山有只死山羊,你吃肉来我吃肠。”关于信守承诺的启示,不是以抽象的概念或高高在上的训诫,而是以这样歌唱般的不断反复,进入儿童的心灵。

    在不断加速的世界里,电视图像已经无孔不入,儿童的心与眼紧粘着电视、电玩。电子产品在蚕食着我们的倾吐与聆听的能力,也在阻断着父母与孩子的交流。我们需要把电视、电玩陪儿童的情形,改为父母的陪伴,让儿童在故事的世界中自由飞翔。

    《轻巧的亭子》写的是善于制造工具的鲁班发明伞的故事。“他和几个木匠一起,在路边造了个亭子。”

    “不是讲鲁班发明伞吗?怎么又讲到亭子去了。”蜷缩在被子里听故事的孩子,也许会这样插话。

    “有一天,鲁班看到门前走过一群小孩,每个小脑袋上都顶着一张荷叶。”

    给孩子讲故事的妈妈,也许会问:“猜猜,鲁班看到荷叶想到了什么?”

    “鲁班和妻子像孩子一样,举着这个东西在太阳下走来走去,别提有多开心了。”这时,听故事的孩子也许会离开妈妈的怀抱,做着举伞的动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别提有多开心了”。这就是在机器陪伴下长大和在父母陪伴下长大的不同,机器是没有体温的,人与机器的交流是单向的,而听父母讲故事,精神的暖流一直在流淌,依偎在父母身边听故事的记忆,也将成为儿童生命中的温暖底色。

    给儿童讲老故事,是对与大地紧密连接、人和天地和谐共处的农耕时代的回望,是对来自大地的呼唤的声声回应,是带儿童回到中国文化的广袤乡野。让中国老故事回响在中国儿童的记忆里,这来自根部的滋养,将让中国儿童的内心更为蓊郁葱茏。

    (作者系湖南省长沙市首席名师)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