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新闻·深度
2016年04月19日 星期二
农村教学点“去”“留”之辩
本报记者 蒋夫尔
张亚丽 绘

    在西部地区,不仅有诗和远方,还有教学点。

    面对12个教学点,新疆博乐市教育局局长王雪莉很纠结。在布局调整之中,是撤并,还是保留,从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到乡镇、村,当地群众,意见都很难统一。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教学点的“去”“留”之辩。

    是“去”是“留”,谁说了算?

    本就该撤消的教学点,“去”“留”为何也引发了争议?

    “根据规定,撤并3公里内的教学点,不应该有分歧。这个教学点与市优质学校第一小学相距不到2公里,但就是撤不掉。”日前,王雪莉有些郁闷地对中国教育报记者说。

    博乐市青得里乡顾里木图二村教学点,只有69名学生,34名教师。该教学点负责人尼加提对记者说:“按照规定,这个教学点只能办1到3年级,4到5年级的学生,应到乡里的学校读书,但由于村民不同意,只得开办4到5年级的课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个村离县城不到2公里,而且交通也很方便。为何村民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到城里的学校接受优质教育,而愿意守着这个教学点?

    村民的看法也不一致,有人说,教学点办学条件相对较弱,师资力量也不高,撤并可以整合资源,让农牧民子女接受到优质教育;也有人说,教学点应该保留,跑到几公里外读书,孩子的安全谁来保障?接送孩子上下学,成了农牧民的一大负担。

    虽然村民认为教学点的教学质量不差,但王雪莉并不这样看。“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教学点的教学质量和城里学校相比,也有较大差距。”王雪莉告诉记者,“这也是我们想撤并这个教学点的原因。如果能撤并这个教学点,69名学生就能进城读书,就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然而,绝大部分村民们的态度是:这个教学点不能撤,更愿意让孩子在家门口读书。面对村民们的意见,王雪莉虽然很纠结,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说服工作我们做了很多,也找了不少村民谈过,但村民们就是要坚持保留教学点,我们也不能强行推行撤并工作。”王雪莉说。

    尼加提告诉记者,村里的群众认为,离开村子到外面上学,孩子路途上不安全,而且会增加家长的负担,更重要的是村民们认为,教学点的质量不差,所以宁愿让孩子在村里的教学点上学,“村民认为,家门口有个教学点,孩子上学更方便”。

    在不少人眼里,教学点质量不高,教师队伍和教学水平都难以和城里学校相比。但博乐市乌图布拉格镇第三教学点负责人邱泽银并不这样认为。

    邱泽银对记者说:“教学点质量不高这个说法不对,也不能这样说。我在这个教学点工作了几十年,我们的质量并不差,甚至比有些城里的学校还好。”此话一说完,站在旁边的王雪莉补充道:“教学点都认为自己的教学质量和城里学校比并不差,但实际上,差距还是存在的。”

    邱泽银告诉记者,乌图布拉格镇第三教学点离镇中心学校有7公里,现在有教师13人,学生32人。过去,这个教学点最多时有200多人,现在不少村民富裕了,把家安在了城里,孩子也随父母进城读书了,学生有逐年减少的趋势。

    “虽然只有32个学生,但我们教得很认真,我们想把这些孩子培养好。”邱泽银说,“村民不希望撤掉教学点,毕竟在家门口有个教学点,孩子上学方便,不用跑远路去读书。”

    在青得里乡阿里翁拜新村教学点,记者看到,这里有5个年级,62名学生,26名教师。这个教学点离乡中心校仅3公里。教学点负责人木沙江告诉记者,这个教学点,过去是一所小学,随着生源的减少,到了2009年就变成了教学点,“虽然变成了教学点,但村民对这所学校的感情很深,再加上学校就在家门口,村民都不愿意教学点被撤并”。

    新疆教科院副院长金勃然认为,从布局调整和提高教育质量来说,博乐市教育行政部门的想法和做法都有合理性,因为教学点周边3公里内就有小学可供家长选择。整合资源后,资金投入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学生也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而家长的想法也有一定道理,就近和方便是家长更看重的。

    经过几番说服,几番争辩,几番努力,博乐市教育局最终作出了艰难选择。

    “3公里内的教学点撤并问题,让我纠结了一段时间。”王雪莉说,“市委政府也高度重视教学点的建设问题,是撤是留,最后还是得听老百姓的想法,因为他们有他们的道理。”

    在王雪莉看来,尽管在3公里以内,如果村民不同意撤并,那我们得尊重村民的意见,保留教学点。

    那么,教学点“留”住之后,该如何让老百姓满意呢?

    从教学点撤并的角度来看,博乐市教育部门,以及市委政府对村民的妥协,意味着教学点撤并工作的“失败”;但从村民的意愿来看,博乐市的做法则顺应了老百姓的需求。

    保留教学点,对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来说,可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负担”。王雪莉告诉记者,既然要保留下来,那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教学点建设得更好,更加规范,让老百姓的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

    为此,博乐市决定加大对教学点的投入力度。

    博乐市为邱泽银所在的教学点,投入200万元,新建12间教室,同时新建教师周转房12套,供教师使用。不仅如此,还按照自治区规定的教学点建设标准,配备各类设备。

    除了硬件建设外,博乐市还在教师职称评聘上向教学点教师倾斜。“我们这个教学点,2015年市教育局给我们分配了3个副高职称指标,这对留住教师发挥重要作用。”邱泽银激动地对记者说。

    乌图布拉格镇第八小学所属的一个教学点,获得了700万元的投入,新建了3500平方米的教学楼,还建设了一个800平方米的双语幼儿园。王雪莉告诉记者,市教育局将根据教学点的生源变化,把生源规模大的教学点,恢复为小学建制。

    离县城学校仅有不到2公里的青得里乡顾里木图二村教学点,获得了100万元投入,用于建设新操场。另外,该市还投入了450万元用于设备购置、课桌椅更换、多媒体设备建设等。每个教学点不低于100万元的投入,让教学点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缺教师的教学点,教师也配齐了。城乡教师交流制度,让城里学校的优秀教师也能到教学点任教,先进的远程教育设备,让教学点学生享受到了优质教育资源。

    “教学点越来越漂亮,教学质量也越来越高了,我的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这真是太好了,感谢政府能替老百姓想,把教学点办学生得这么好。”村民阿不力孜对记者说。

    采访中,金勃然告诉记者,如果仅仅把教学点保留下来,这是很难让农牧民满意的。把钱投入到教学点难以发挥资金的效益是错误看法,建好教学点对村民来说,是大事。

    “去”和“留”,如何才能不成为“纠结点”?

    在教学点的“去”“留”争辩中,博乐市向村民作出了“妥协”。那么,教学点的保留,是政府“输”了,还是村民“赢”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同博乐市一样,新疆各地在教学点的“去”“留”问题上,都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听听村民怎么说。是撤是留,都按照老百姓的想法办。

    然而,除了博乐市的做法,在西部地区,教学点的“去”和“留”,如何才能不成为“纠结点”呢?

    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马尔洋乡皮勒村采访,当地村民得知县里要恢复村里过去被撤销的教学点,村民高兴得像过节一样。

    “没了教学点,孩子上学不那么方便了,有时候还担心孩子的安全。”牧民苏力·玛勒斯对记者说。

    面对农牧民对教学点的需求,这几年来,新疆不断加强农牧区教学点布局调整,逐步恢复了部分教学点,并加大力度进行建设,确保办好教学点。

    “恢复教学点,我们的20多个孩子上学就不用再跑那么远了。”苏力·玛勒斯说,“有教学点的时候,村里还能听到孩子的读书声,教学点撤了后,村子里一下子空落落的,不热闹了。”

    皮勒村地处帕米尔高原昆仑山深处,离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180多公里。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距离,在数字上看没多远,可是在昆仑山的山里,就显得很遥远了。

    2008年,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县里推行集中办学,在这个过程中,皮勒村的教学点被撤销了。教学点撤销后,小学1到3年级的学生,在离村30公里的乡上学校读书,4到6年级的孩子,到县城寄宿制小学读书。

    记者了解到,根据实际情况,新疆决定恢复已经造成学生失学、影响入学率或交通不便的边远农牧区的学校和教学点。在方便和满足学生就近入学需求的前提下合并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把确需保留的村小和教学点纳入学校基本建设规划。

    新疆规定,凡是有“造成学生失学,影响入学率、巩固率;寄宿制学校食宿、安全条件不能保证;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又无法解决交通工具”等情形的,撤并的学校和教学点应予以恢复。

    精河县托里乡永集湖小学六道桥教学点距离县城20多公里,四周沙包环绕,没有公路,环境恶劣。虽然学生人数不固定,老师也少,但为了不耽误孩子学习,教学点开设了从幼儿园至小学6年级7个班级,教学点严格按照标准安排各类课程。

    农牧民表示,教学点解决了孩子就近入学的难题,也减轻了家长的负担。

    中国教育报记者从自治区教育厅了解到,随着自治区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的完成,同皮勒村一样,从2013年到2015年,新疆根据实际需要,恢复农村和牧区教学点近200个,这意味着更多的边远地区的农牧民孩子能够在家门口读书了。

    教学点的“去”“留”之辩,按照村民的意愿来办,是不是意味着政府“输”了呢?自治区教育厅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实上,村民让保留的教学点,往往都是为了保证孩子就近入学的需要,从这个角度看,政府和村民实现了“双赢”,没有输家。

    不再“纠结”,教学点怎样才能建得更好?

    当教学点不再成为“纠结点”之后,保留下来和重新恢复的教学点,如何才能建设得更好呢?

    这方面,新疆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创新和经验。

    新疆的特点就是地广人稀。这些散布在大山深处、牧区边缘的教学点,曾经为边远农牧区的孩子接受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新疆教育厅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1999年,新疆有3786个教学点;2000年,教学点达到3847个;2001年新疆的教学点数量下降到1074个。之后,一直稳定在1000个左右。截至2015年底,新疆农牧区教学点数量近900个。

    “教学点数量的变化,意味着新疆教育发展步伐的加快,集中办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边远地区群众接受优质教育的强烈愿望。”自治区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但同时,也让一部分较为分散的家庭的孩子无法就近入学。”

    教学点的去留问题,在新疆一直被高度重视。记者了解到,即便在布局调整、集中办学力度最大的时期,是否撤并教学点,都没有实行过“一刀切”的政策,教学点的去留问题,在新疆各地党委政府面前,都被慎重对待,盲目撤并的现象很少。虽然确保了撤并的教学点的孩子都有学上,但教学点撤并了,让一些农牧区的孩子上学出现了不便,也引发了一些家长对孩子上下学出行安全的担忧。

    乌鲁木齐县萨尔达坂乡大泉村教学点的命运,充分体现了一个教学点去留的慎重。在学校布局调整的时候,有人提出建议,认为应该对这个教学点进行撤并,但乌鲁木齐县委县政府明确指出,一定要坚持就近入学原则,不能撤并的教学点要坚决保留。正因为有了这个教学点,村里的孩子100%就近上学了。有了这个教学点,农牧民的负担和压力大为减小。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关于教学点的去留问题,早在5年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领导在谈到集中办学时就明确指出,有一定规模的村小应保留,对有一定规模、学生居住边远的学校,该保留的一定要保留。对农村,特别是对边远的农村地区来说,一所书声琅琅、国旗飘飘、国歌嘹亮的学校,能够在这个地方对传播现代文化起到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从2012年开始,在征集当地群众意见的前提下,新疆恢复了部分村级教学点。

    在新疆各地采访教学点建设情况,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教学点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些变化来自于新疆不再把教学点当作一个“纠结点”,而是从让老百姓满意的角度出发,上下一致,共同加大力度进行建设的结果。

    在新源县,巴特巴合特教学点负责人巴吾尔江曾对记者这样说:“凡是来我们这个教学点参观过的外地人,都竖起大拇指,很羡慕我们村能有这样的教学点。我们这个教学点有4个班级,37名学生,教职工10人。”记者看到,这个教学点教学设备一应俱全,还有4套双语“班班通”项目设备。

    在新疆各地,恢复教学点,不是简单地恢复,而是按照自治区确定的标准重新建设。

    为确保教学点的撤并、设立符合当地实际,新疆规定了严格的撤并和设立程序。自治区教育厅、发改委、财政厅、编办等六部门专门制定了教学点办学基本标准,对教学点的硬件、软件建设,以及教学管理都做出了明确规定。新疆规定,县级人民政府必须制定方案,进行科学论证,须经过公示并报批等程序。教学点的布局要符合乡镇总体规划,对于边远农牧区确需设立教学点的地方,应设置教学点,教学点的撤并应先建后撤,保证平稳过渡。

    自治区教育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对确需保留和恢复的教学点,需加大投入力度,加强基本建设,配备教学仪器设备和器材,配置数字化优质课程资源。根据规划,新疆要求地县资金、对口援疆资金重点用于恢复、新建教学点。

    记者了解到,新疆目前已有近900个教学点实施了“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现代远程设备的“落地”,让教学点的学生都能和城里学生一样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

    在建设教学点过程中,新疆力图将其建成村里面的文化高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教学点的运动场都对村民开放,节假日村民可以到校园来参加体育活动,很多村里的文化活动,也在教学点举行,充分利用了这里的资源。教学点每天举行的升旗活动,让国歌声传遍整个村子,看着冉冉升起的鲜艳的五星红旗,激发了村民内心的爱国热情。

    为解决教学点师资问题,新疆探索建立以乡镇中心学校为核定教师编制单位、城镇教师轮流支教等工作机制,努力解决教学点师资队伍难题。

    据悉,目前新疆各地正在根据实际情况积极恢复已经撤掉的教学点,同时加大投入力度农牧区教学点建设,努力把教学点建成农牧区的“文化新高地”,不仅要确保农牧区孩子就近入学,而且要发挥教学点的文化影响力,推动农牧区教育质量再上新台阶。

    采访手记

    从老百姓的需求出发办好教学点

    本报记者 蒋夫尔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西部地区一些地方之所以会出现教学点成为“纠结点”的情况,是由于当地教育部门从办学质量的角度出发来考虑的。一些教育部门认为,教学点无论是办学条件,还是办学水平,都无法和城里的学校或者乡镇的学校相比。

    因此,一些地方就希望能通过撤并教学点来整合教育资源,让农民区或者边远地区的孩子能够接受优质的教育资源。这样的想法本身没有错,但实际情况却往往背道而驰。

    一些教育部门认为撤并有利于提高教育质量的想法,显然没有考虑到当地村民或农牧民的想法和感受。对农牧民来说,孩子能在家门口读书,是一件很要紧的事。一方面,孩子尚小,可以让孩子生活在父母身边;另一方面,孩子出行安全也有保障,家长的负担和心理压力都会小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绝大部分村民不愿意撤并家门口教学点的最重要原因。

    在一些地方,由于教育部门和家长之间的认识不同,想法不同,在教学点的撤并上,就出现了分歧,也出现过强撤教学点的情况,这无疑会引发家长不满。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在新疆的采访中,记者深深感到,就教学点的去留问题来说,解决这个问题并非没有好办法。博乐市尊重村民的意愿,保留不到2公里内的一个教学点,深受村民好评。之后又加大力度进行建设,把教学点办好,就更受村民称赞了。

    问题的关键是,若不想让教学点去留成为“纠结点”,该怎么做呢?那就是根据实际,尊重老百姓的意愿来开展工作。

    也许,有人会说:“一个教学点就那么几十个学生,投入起来,往往要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资金,这么大一笔钱,投到教学点,是不是浪费?是不是能够最大限度发挥资金的效益?还不如把这些资金集中投入到乡中心学校,或者县城学校,改善办学条件,把教学点学生集中起来,让他们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享受更好的教育。”

    这样看似充分的理由,如果放在“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角度来看,就站不住脚了。因此,舍得投入资金建设教学点,把教学点办好,才能让村民或者农牧民满意,从这个角度来看,投入教学点建设是应该的,也是值得的。

    记者认为,在各地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化的今天,办好教学点是题中之义,是责任,是使命。因此,各地应抛弃“纠结”的心态和想法,目光向下,从老百姓的需求出发,办好教学点,办好农村教育,从而为整体教育质量的提升补“短板”,打基础。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