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2015年02月14日 星期六
湖南教育系统整体推进阳光服务,为群众开设排扰解难“直通车”——
教育公共服务和群众“零距离”

    从2013年起,湖南教育系统整体推进教育阳光服务工作。如今,教育阳光服务中心已经遍布三湘四水。教育阳光服务已经成为密切党群干群关系的重要渠道、规范权力运行的重要平台和促进科学决策的重要载体。

    ■本报记者 阳锡叶 通讯员 熊平凡 蒋志平

    “没想到只是在微信上提了意见,就把回家车票给我送来了。”日前,来自浙江台州的湖南理工学院大三学生苏腾,由衷地为学校教育阳光服务中心点了赞。临近寒假,该校教育阳光服务中心为学生办理现场购票、网上购票、代支付购票共计3021张,极大缓解了学生寒假购票难问题。

    这是湖南教育阳光服务的一个缩影。作为在全国最早以省为单位整体推进教育阳光服务建设的省份,湖南教育阳光服务带来了政府职能、干部作风大转变,为民服务效能大提速,已经成为密切党群干群关系的重要渠道、规范权力运行的重要平台和促进科学决策的重要载体。

    4350个教育阳光服务中心“亲密”服务

    岳阳市教育阳光服务中心位于市教育局一楼,老百姓只要有事,就可以轻松地找到。“我们向社会公开承诺,有问必答,有疑必释,有诉必查,有责必究,限时办结……”该中心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在墙上,挂着一幅幅标有办事条件、办理程序、办理时限等内容的条款和承诺。

    截至2014年12月,湖南全省已建立省级教育阳光服务中心1个,市州一级14个,县市区一级120个,中小学一级4140个,高校一级75个,省、市、县、校四级联动的教育阳光实体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教育阳光服务中心有办事指引、政策咨询、信访接待、举报受理、舆情回应、信息公开、决策服务、督查督办、政民互动等功能,凡是与群众密切相关的服务事项都纳入服务中心办理。”湖南省教育厅厅长王柯敏说,我们要让群众只需“进一个门、到一个窗口、找一次人、办一次手续”,就能办完所有事项。

    几年前,湖南一些教育部门也存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通病。王柯敏直言不讳地指出,有的领导干部高高在上,根本不清楚群众的真正需要;有的感情冷漠,对群众的诉求无动于衷;有的责任心不强,对群众的诉求敷衍应付、相互推脱。这也是湖南教育信访居高不下,越级上访、重复举报不断的主要原因。

    2010年6月,株洲市教育局成立了湖南省首家教育便民服务平台——株洲市教育阳光服务中心,随后,株洲市各县(市、区)成立10个教育阳光服务分中心,各学校设立436个服务点。推进教育阳光服务3年,株洲市教育信访量实现三连降。

    2013年,湖南举全系统之力推进教育阳光服务建设。两年后,教育阳光服务中心已经遍布三湘四水。今年1月8日,湖南教育阳光服务网上平台也正式开通,群众一点鼠标即可享受便捷优质的服务,实现了窗口服务平台和网上服务平台联动的格局。

    群众点赞:找人容易,办事便当

    “实在太方便了,有什么事,到中心的窗口一问就知道,老师也很热情。”1月7日下午,在永州职业技术学院阳光服务中心,该校护理系大三学生何露在教务处窗口咨询实习事宜之后对记者说。群众和师生纷纷反映,如今到教育部门和学校办事,歇脚方便,找人容易,办事便当。

    湖南省教育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周德义告诉记者,在湖南,教育阳光服务主体不仅包括教育机构,还包括了政府办、信访局、纠风办、物价局等多个部门,实现了从单部门服务向系统整体服务的有效转变,从“多头办理”到“联合办理”的转变,极大地提升了教育行政的运行效率和公共服务水平。

    据了解,目前湖南各地的教育阳光服务中心形成了多种运行模式:有的是“前店后厂”式,对受理的服务事项,由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根据职责分别送各职能部门,职能部门办结后反馈给服务中心,再由服务中心反馈给当事人;有的是“部门派驻”式,在教育阳光服务中心设立举报投诉、学籍办理、就业指导、助学贷款等服务窗口,由相关部门派人到窗口轮流值班直接办理;还有“集中办公”式、“并行分类”式、“捆绑融合”式等。

    记者在湘潭市教育阳光服务中心看到,中心设立了办事指引、投诉举报、就业指导、信息咨询等8个服务窗口,实行一个中心对外、一个窗口办理、一站式服务,群众办事缩短时限一半以上。

    不仅如此,湖南要求,凡能进入服务中心办理的,必须做到“一个不能少”;凡已进入中心的办理事项,必须做到“一个不能推”;凡可以短期进行办结的,必须做到“一个不能拖”,还要求实行首问责任制,对每一个办事者和来访者,都要做到“来有迎声、问有答声、去有送声、访有回声”。

    记者在永州、郴州等地的教育阳光服务中心看到,来访的群众有咨询子女入学的、有咨询助学贷款的、有咨询国家政策的、有寻求帮助的,甚至还有农民工讨要工资的、与邻居闹纠纷的,不管是哪一类,中心工作人员都微笑面对,耐心解答。

    据统计,2014年,湖南全省各级教育阳光服务平台共受理各类服务事项41497件。群众对教育的满意度在不断上升,与2013年相比,湖南教育系统在湖南省群众满意度测评当中上升到第22位,总体排名上升了23个位次,满意率由74%上升到89.9%。

    阳光服务将矛盾融化在基层

    “教育阳光服务平台运行以来,不仅有效服务了群众,还化解了各种矛盾,较好地起到了缓冲与减负的作用。”湖南省教育阳光服务中心主任黄扬清高兴地说,湖南投诉呈现出重心下移的趋势,2014年,省、市两级教育行政部门举报投诉分别占全省教育举报投诉总量的8.7%、28.5%,分别比2013年下降5个和1.8个百分点,县一级的投诉量由2013年的56%上升到62.8%。

    他告诉记者,湖南努力将教育阳光服务平台打造为化解矛盾的“缓冲带”、整改问题的“助推器”,主动接受群众监督,着力解决群众反映的,如乱收费、家教家养等突出问题,千方百计将问题解决在基层,把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

    常德市教育阳光服务中心将群众反映集中的18个问题,交给督导组督办。如食堂伙食质量问题是每学期开学投诉热点,常德市教育局为此对50多所学校进行暗访督导,责成鼎城、汉寿处理了社会反映较大的学校8名相关人员,免除了3名学校负责人职务,全市学校食堂伙食质量得到很大提升。

    学校是教育服务民生的“最后一公里”,湖南充分发挥好学校教育阳光服务这座家校连心桥的作用,重点建立了校领导轮流值班制度、收费公开制度等多项制度,保证学校矛盾和问题不扩大、不出校。

    郴州市十一完小校门前有一条长达200米的斜坡,原来路面坑坑洼洼,学生上下学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家长委员会向学校阳光服务站提出意见,学校立即向有关部门争取资金15万元,把这条路整修一新。该校党支部书记邓家福说:“去年以来,学校解决了家长提出的8个实际问题,包括为学校门前马路设置减速带、更换窗帘等,家长十分满意。”

    两年来,湖南各地群众对教育的投诉量有了明显下降。如在湖南最先开展教育阳光服务的株洲市,2014年受理的群众反映意见比2013年下降33%;2014年建设力度加大的岳阳、湘潭、常德等地,越级上访量也明显下降,岳阳市2014年市长信箱教育投诉量比2013年下降20%。

    改革者说

办“温暖的教育”

湖南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 王柯敏

    湖南教育系统全面、整体推进教育阳光服务工作,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标新立异。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省教育厅征集到很多来自基层的意见和吁求,有的意见还很尖锐。这说明解决群众教育诉求的渠道在基层还没有打通,老百姓对教育的满意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何寻找到一条直接、快速而高效的解决教育难题的“绿色通道”?湖南省教育厅党组以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重要契机,通过两年多的探索和实践,初步构建了省、市、县、校四级联动,实体和网络平台立体交融的教育阳光服务体系,受理各类服务事项超过4万件,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开设了排忧解难的“直通车”。这项从省级层面统筹推进、实现全省广覆盖的“暖心工程”,赢得了老百姓的好口碑。

    阳光代表着温暖,全面、深入推进教育阳光服务工作,是湖南办“温暖的教育”的生动实践,也是促进全省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助推器。在今后的发展中,湖南的教育阳光服务将更进一步推进“三个转变”,即实现由重外在建设向内涵建设转变、由重上层建设向下层建设转变、由重实体服务向网络服务转变,并作为一项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常规工作长久坚持下去。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