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理论周刊
2014年09月05日 星期五
清华简再现《尚书》佚篇

    李学勤,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中国文字博物馆馆长。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文化、古文字学和文献学。

    清华简《厚父》《封许之命》(清华大学藏)

   前所未见的篇目

   《诗》《书》《礼》《乐》是我国传统文明的核心内容,其中的《书》,即《尚书》,性质是古代政治文献的汇编,对于历史文化研究尤关重要。《尚书》传说经孔子编纂,当时有百篇之多,但是经过秦代焚书,到汉朝初年,由博士伏生传授流传下来的只有28篇,称为《今文尚书》。汉景帝末年,在曲阜孔家壁中发现的《尚书》,因系以先秦古文字书写,称为《古文尚书》,对比伏生所传,多出16篇。《古文尚书》在汉朝未能列于学官,因而逐渐亡佚。到东晋时,梅赜奏献《古文尚书》58篇,经过宋代以来许多学者鉴析,凡在伏生所传以外的都是后人拟作的伪书,这是读《尚书》的人们所熟知的。

    自汉代以后的一千几百年,再也没有发现过《尚书》。直到不久前的2008年,清华大学入藏一批战国竹简,都是经史一类的典籍,里面有《尚书》或类似《尚书》的文献约20多篇,是非常重要的发现。自2010年起,这批简的整理报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已经出版了4辑,所发表的《尚书》或者类似的书,有《尹至》《尹诰》《说命》《程窹》《保训》《金縢》《皇门》《祭公》等多种,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热烈关注和讨论。

    清华简的整理研究工作目前正在按计划进行,最近我们又整理出两篇《尚书》,均属前所未见。这里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向大家作一简单介绍,将来请以正式的整理报告为准。

    孟子熟稔的《厚父》

    一篇是《厚父》,由13支简组成,篇题是原有的。《厚父》之名不见于传世的百篇《书序》,但一定是《尚书》的组成部分,证据是孟子曾经引用过该篇的文句,并且称之为《书》。《孟子·梁惠王下》载,孟子和惠王论勇,引述到“《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赵岐注说:“《尚书》逸篇也。”伪《古文尚书》把这段话编进《周书》的《泰誓》,是错误的。这篇孟子熟读而赵岐不曾见过的《书》,实际就是《厚父》。《厚父》简文这几句是:“古天降下民,设万邦,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  )(意思是治)下民。”不难看出,《孟子》传本只是略有讹脱。

    《厚父》的体裁为王与贤人厚父的问答。分析简文,厚父的先祖曾服事禹、启,可知他是夏朝世臣的后裔。至于问政于厚父的王应该是商汤还是周武王尚待研究。

    厚父在回答询问时,回顾了夏朝始建以来的历史,指出各代夏王都能敬奉天帝,“以庶民惟政之恭”,而到了他称之为“慝(意思是恶)王”的桀,竟然背弃先王的“典型”,“颠覆厥德,沉湎于非彝(彝意为常道)”,终归灭亡,这是历史的教训。

    篇中有关“天命”“德”“民”等叙述,与传世《尚书》中《周书》各篇的思想类似。特别突出的,是《厚父》强调了“民心”。简文认为“民心难测”,民心的向背,关键在于“司民”者即君长官员们能否“好学明德”。其实“民心”本来是好的,蕴藏着天赋的“德”,“如玉之在石,如丹之在硃”,有待“司民”者去引导启迪。这种富于哲学意味的观点,与后来儒家的性善论显然有呼应之处。

    分封许国的文件

    另一篇是《封许之命》,原由9支简组成,第一、四两简缺失,但全篇基本格局未受大的影响,篇名也是原有的。

    “命”本系《尚书》的一体,在百篇《书序》里,属于“命”的有《肆命》《原命》《说命》《旅巢命》《微子之命》《贿肃慎之命》《毕命》《冏命》《蔡仲之命》《文侯之命》等多篇,而伏生28篇内只有《文侯之命》一篇,时代还是晚到东周的。现在清华简有了《封许之命》,加上已发表的《说命》,我们对什么是“命”就能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封许之命》是周王朝分封许国的文件。受封的许国第一代国君,名为“吕丁”,即吕氏名丁。许是周代重要诸侯国之一,其始封过程,典籍没有详细记载,只有许慎在《说文·叙》中说:“吕叔作藩,俾侯于许”,同书“鄦(许)”字下说:“炎帝、太岳之胤,甫侯所封。”甫就是姜姓吕国。《左传》隐公十一年《正义》引杜预的话说,许国“与齐同祖,尧四岳伯夷之后也。周武王封其苗裔文叔于许。”简文的吕丁应该即是这个文叔,不过他的封国并没有武王时期那么早。

    据《封许之命》,吕丁在周文王时已经任职,“司明刑”即法律,随后又“扞辅武王”,参预了伐纣的战事,立有大功。因此,他的封许,肯定是在成王时期。

    封许的典礼是很隆重的。成王的赏赐有苍珪、秬鬯(祭祀用的香酒)、路车和四匹马。后者与《诗·崧高》所咏周宣王封申国,赐以“路车乘马”相同,体现出周礼的一贯性。

    值得注意的是,成王还赠赐吕丁一套“荐彝”,也就是祭祀用的礼器。器物名称较多,容易释定的有鼎、簋、盘、鉴等等,大都是青铜器。大家知道,《书序》说:“武王既胜殷,邦诸侯,班(颁)宗彝,作分器。”看来周朝封国有分赐战胜俘获器物的传统,成王封许正是这样做的。近年在考古工作中,屡次发现西周早期墓葬内随葬若干商人的青铜器,不久前报道的宝鸡石鼓山3、4号墓,随州叶家山的曾国大墓,都是明显的例子。对照《封许之命》,我们对这种特殊现象便可以给予合理的解释。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