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走基层 蹲点日记
聚焦村小发展⑤
村小建与不建都是难题

    ■本报记者 阳锡叶 10月29日发自湖南永顺毛坝乡

    毛坝乡太车小学教师向启福与学生们就要告别“堂屋小学”,高高兴兴地搬进新学校了。不过,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发现,一些村小才建不久,就因为学生流失等原因被废弃,浪费了资源。

    柯溪村(现与廖家村合并为乾坤村)离毛坝乡大约5公里,是个只有500余人的小村,废弃的柯溪村小就位于进村的公路旁。2011年,61岁的田正华成为这所学校的最后一名教师。他的退休宣告了这所办了几十年的村小结束办学历史,18个学生全部被转到毛坝乡九年制学校。

    虽然柯溪村小从外表上看起来还比较新,但空荡荡的校园却给人以荒凉的感觉。田正华告诉记者,学校建于2001年,当时永顺教育局和村里投入了近10万元。看着废弃的学校,他很感慨,因为是他亲手建起来的,“现在只用了10年就完全废弃了,真是可惜”。

    像这样条件较好却已废弃的村小,目前在毛坝乡还有6所。毛坝乡九年制学校总务主任彭朝晖说,如果每所学校按投入10万元算,那就相当于60万元的国有资产遭到浪费。而目前如何处置这些闲置校产也成了难题,因为村小的土地是属于村集体,而校舍建设却是教育部门投入。

    实际上,村小建与不建,对当地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来说,都是个难题。

    毛坝乡乡长向宛平告诉记者,毛坝乡原有18所村小,现在只剩下7所。由于学生大多往中心完小或县城跑,还有一部分学生随父母外出,只有一部分学生留守,“这就给政府出了难题:把村小建好,过不了几年,没有学生了,房舍空置,资源浪费。如果不建,一些村小教学条件又太过简陋,而且学生到中心学校就读也太远,难以保障孩子的就学权益。”

    她告诉记者,其实建村小,最大的困难还在财政困难,像永顺县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财政基本靠上级转移支付,村小点多面广,大量兴建不现实。目前,毛坝乡九年制学校中学部的教师宿舍还是上世纪70年代建的教室,已经成了危房,甚至连实验室都没有钱建,更不用说村小建设了。

    目前,永顺县教育局已要求各校认真思考村小“如何看、如何管、如何才能管好”的问题,同时,对辖区村片小生存发展现状进一步调查摸底,摸清危烂房底子,管理利用好闲置村小校产,对在办村小从师资、资金方面加大支持力度。此外,永顺县还要求对村小管理再谋划,探索实施“一校挂两牌,日校办夜校”,充分发挥其文化传播、体育活动等功能,丰富村民精神文化生活,强化教育服务功能。

分享按钮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