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要闻 4下一版
2011年7月22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撤并校点让学龄留守儿童就近入学成了新问题——
一所村小存废背后的教育现实

  本报记者 柯进

  再过半年,重庆市奉节县龙桥土家族乡九通村小学从教25年的郑明太老师就要退休回家了。但是,有一件事让他放心不下——随着生源的急剧减少,自己所任教的这所办了半个世纪的村小正面临被撤并的风险。而一旦村小被撤并,近百名学龄留守儿童如何就近上学,将成为一个令当地村民头疼的新问题。

  生源剧减,撤并似成必然

  龙桥土家族乡距离奉节县城112公里,是该县少有的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的山区乡。郑明太所在的九通村小,2004年以前一直是当地村小中规模较大的一所,高峰时期在校生约有200人。随着外出打工人数的增多,学校在校生人数急剧下降。如今,全校只开设了学前班、一、二、四4个年级,学生总数为50人。

  在办学条件上,全校只有包含郑明太在内的3名男教师,平时采取包班制教学。学校现有的一个礼堂和8间教室都是上世纪70年代兴建的土木平房,教室内是破旧的桌椅和残缺的黑板,学校唯一的体育设施是用砖砌的乒乓球台和两个破旧不堪的篮球架。

  虽然条件简陋,但是3位老教师都绞尽脑汁为孩子们上好每堂课,希望能留住更多的学生。音乐课和体育课还能对付着上一上,而英语和电脑课则根本上不了。因为3名教师自己都没见过电脑,更不懂英语。无奈之下,学校就没有安排英语和计算机课程。

  “现在,一些家庭条件稍好一点的家长,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送到城里上学。这也是我们无法开齐课程导致生源不断萎缩的一个原因,但是,如果生源继续减少,学校撤并恐怕就是迟早的事情。而如果学校被撤并,那些经济条件差、暂时无法离开农村的村民子女入学将是一个麻烦事。”

  全村80%孩子是“留守儿童”

  龙桥土家族乡是个穷乡,人均纯收入不足3000元。而在龙桥土家族乡的6个行政村里,九通村又是最贫困的村。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村里大多数年轻劳力不得已选择外出务工。

  九通村村支书邹永平说,这样的情况导致村里出现了一批学龄留守儿童。这些孩子的教育,始终是村里外出打工者的心头之痛。由于有些自然村距离学校远,村小的孩子们每天只安排5节课,上午9点上课,下午2点半放学回家。孩子们放学后不仅要帮家里做家务、干农活,而且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这些孩子很可怜,如果不是有这所村小存在,恐怕他们更苦!”郑明太说。11岁的留守儿童陈经朋,父母出外打工后,一直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不久前,爷爷突然去世,这个孩子变得异常沉默。让陈经朋父母担忧的不只是儿子,未满18岁的女儿陈经玉同样让父母担心——9岁时就成为留守儿童的陈经玉,去年读了半学期高一,就再也不愿读书,决意随父母外出打工。

  (下转第七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tel:010-82296553 liyuan@jyb.cn 如有问题请直接留言 欢迎联系合作
宁南山区农村小学生将享免费午餐
扎根乌蒙献青春
学好本领建设新疆
第十一届全国中学生运动会落幕
大学生和战士“面对面”
一所村小存废背后的教育现实
全国教书育人楷模投票倒计时
郝平会见英特尔公司副总裁艾思莉
提高质量成高教最核心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