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文史 上一版3
2011年6月5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长沙出土东汉简牍整理研究工作启动

  ■刘国忠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及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四家单位举行了长沙五一广场出土东汉简牍合作整理签约仪式。

  这批东汉简牍发现于2010年。2010年6月22日凌晨,在长沙地铁2号线五一广场站东南侧的地下水管改造工程(地下横穿施工)中发现一口埋藏有大量简牍的古井。2010年7月10日,在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公司、市交警支队、市政有限责任公司、中铁十二局等单位的支持下,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古井所在位置的五一大道上开始进行围档作业,自地表开挖6米×8米的方坑,由上而下按照考古操作规程依次进行发掘,先后发掘了15层文化堆积,清理了清代、明代、宋代、隋唐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化堆积层,并发掘出土了一批各时期的文物。8月5日,方坑发掘至地表下3.8米时,古井井口露出。

  2010年8月6日,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对古井开展考古发掘。参加发掘的有考古专业和文物保护专业人员十余人。发掘步骤按考古遗迹清理方法,先清理古井东部一半,从上往下先后清理三层文化堆积。接着发掘古井西部堆积。第三层堆积因主要以简牍文物及其残片为主,考虑到更科学有效地保护简牍,采取了分块整体提取的方法。2010年8月26日,考古发掘工作基本结束。

  埋藏简牍的古井平面为圆形。井壁规整,微呈袋状。井口直径3.6米,井底直径约4米。井口距地表深3.8米,井深1.5米,井底平整。井内堆积共分三层:第一层为灰色土堆积,土质粘软,夹较多炭末和红烧土颗粒,包含物以木质文物和陶瓦片为主;第二层为灰黄色土堆积,质地较疏松,包含物较少,以青砖碎块和陶瓦片居多;第三层为灰黑色堆积,质地疏松,包含物丰富,以简牍和竹木残片为主。

  古井内出土了较多的漆木器和陶瓷器。特别重要的是出土了大批简牍,简牍有竹简和木简两类,总数近万枚。其中木简较完整的约2000枚,形制有大木简、木牍、封简、签牌等。这批木简质地好,上面字迹清晰规整,内容丰富,有“长沙大守”、“临湘令”等称署,初步推测是当时的官方文书档案,可填补这一时期简牍史料的空白,对研究东汉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目前这批简牍保存在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库房内,正在开展清洗和科技保护工作。

  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说,我国已经出土了多批重要的战国简、秦简和西汉简,1996年在长沙五一广场还出土了大量的三国简牍,东汉简牍却很少发现。长沙东汉简牍的面世,使我国从战国到三国时期的简牍发展历程得以完整呈现。

  李学勤先生指出,简帛学这个学科的研究从来就和湖南特别是长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长沙对于简帛学的研究有着重大的贡献:长沙是现代最早发现古代帛书的地方,1942年,在长沙子弹库发现了楚帛书;长沙是现代最早发现楚竹简的地点,1950年至1952年在长沙五里牌、仰天湖、杨家湾等地最早发现了战国时期楚国的竹简;长沙是第一次大量发现汉代帛书的地方,即1973年发现的马王堆帛书;长沙是第一次发现三国简的地点,即1996年的走马楼吴简;长沙也是第一次大量发现东汉简牍的地方,即2004年发现的东牌楼简牍和现在这一批东汉简牍。

  据专家估计,由于东汉简的数量大,内容丰富,整个整理研究工作将持续十多年。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载客户端 PDF阅览器 在线交流 广告刊例
我把“艺术为人民服务”当作生命
我们在党旗下成长
教育使人性更美好
长沙出土东汉简牍整理研究工作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