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文化 上一版3
2010年6月12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城市,因儿童而美好
丹麦馆“小美人鱼”
西班牙馆“小米宝宝”

  世博会·文明对话 “城市与教育随想”之一

  编者按: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拉开帷幕已一月有余,它不仅是各种新理念、新技术、新成果的博览会,也是展示各国文化的大舞台。本版自今日起开辟“世博会·文明对话”专栏,分“城市与教育随想”、“城市与文明反思”等版块刊出,记录本报记者、国内著名大学校长、专家等对世博会的观察与思考,探讨世博会对我们现今时代思考某些教育、文化问题的启发,敬请关注。

  孩子代表着城市的未来,孩子应该是城市文明成果最早的受益者,是灾难中最后一个蒙难者。在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世博会上,随处可见的儿童元素似乎在提醒我们,儿童所蕴含的诗意和活力,将是城市文化寻求超越的一片灵性之地

  ■本报记者 杨桂青

  “小美人鱼的故事,你读过几遍?”

  “十遍?记不清了。小时候,爸爸妈妈读给我听,长大了就自己读。同一个故事,每读一遍,却有不一样的感觉。”

  “你喜欢童话吗?”

  “喜欢,所有的丹麦人都喜欢童话。”

  “为什么?”

  “我想,可能是安徒生的缘故。安徒生在丹麦历史上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丹麦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在安徒生之前,并没有世界名人。”

  在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丹麦馆的小美人鱼雕像前,年轻的丹麦人红星(中文名)面对上述问题,有点惊讶。喜欢童话,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就像他会无缘无故地、一遍一遍地读《海的女儿》一样。

  因为小美人鱼的缘故,世博会更加生动起来。

  人类的共同情感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儿童是文化交流中一个充满诗意的媒介

  《海的女儿》毕竟是一个忧伤的故事,小美人鱼心爱的王子爱上了一位美丽的人间公主,她不会说话,不能向王子倾诉自己作出的牺牲,也没有按照女巫的话选择杀死王子换回自己的生命,最后变成了海中的泡沫。丹麦人喜欢她,把她塑成一尊美丽的雕像,长久地面对着大海。

  参加世博会主题馆区丹麦欧登塞案例区“自行车的复活”板块的项目经理如恩·科如斯却不喜欢小美人鱼,“她太小了,太黑了。”但是,他喜欢童话,“童话不复杂,很简单。丹麦人喜欢简单。”

  “来和美人鱼打声招呼吧。我们之所以千里迢迢地将她从祖国带到上海,是因为我们相信童话。”丹麦馆的“梦想城市”部分,写着这样几句话。旁边的电视屏幕上,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小美人鱼离开丹麦的经过。汽车里的小女孩,站在阳台上的老人,正要过马路的中年男子,目送小美人鱼离开丹麦,眼里充满深邃的忧伤。

  来自洛阳的曾阿姨,今年50多岁,从事化工设计工作,她这次来世博会的一个愿望是:“一定要看看小美人鱼。从小就读安徒生的童话,里面有这个故事啊。”

  小美人鱼是丹麦人奉献给这个世界的一个童话、童年的符号。天色已晚,来自香港的杰克和女朋友卡门为看不清小美人鱼的脸而遗憾。

  小美人鱼是忧伤的,但是,她时刻在祝福心中的王子。童话,因为童真、善良、彰显了人性之美,而成为人类的一个精神家园。童话凝结着人类共同的情感。世博会开幕5周,丹麦馆参观人数突破了100万人次。小美人鱼的“过去之眼”,依然审视着人们心灵的角落,依然感动着现代人。

  西班牙馆的“小米宝宝”,则以“未来之眼”指引人们遥想未来。

  西班牙馆礼宾部主管易尼高·阿尔瓦雷斯说,知道中国人非常喜欢孩子,他们就以巨大的机器人娃娃米格林畅想未来作为第三展厅的主题。事实证明,这个选择非常成功。“西班牙人当然也喜欢孩子,几乎所有人都喜欢。”阿尔瓦雷斯笑了起来。把米格林做成机器人的形象是要说明,要赋予孩子以能量、灵魂。米格林的“世博昵称”是“小米宝宝”,坐高6.5米,会呼吸,始终微笑着转头,向观众眨眼、致意,蓝眼睛里满溢童真。

  上海世博会,246个国家和组织参展。自人类有史以来,各种文化就在主动或被动地与其他文化进行交流,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儿童是文化交流中一个充满诗意的媒介。德国儿童文学作家基尔斯滕·博伊说:“我相信不管国情多么不同,或者外在条件多么不同,每一个孩子内心的愿望、快乐、恐惧是一样的,是相通的。”俄罗斯馆的部门主管玛丽娜·克罗夫科娃说:“我生活在一个国际家庭里,我要去我丈夫的家是很麻烦的事。希望未来没有国界,我的孩子和孙子可以自由地旅行。”

  俄罗斯馆一楼布置得像一个童话王国,展示了移动的医院、健康中心、花园和大学,等等。二楼的科技展区,展出项目的主角都是孩子。在俄罗斯馆,随时可以听到孩子的尖叫。来自甘肃兰州联通公司的张女士和丈夫、儿子一起来参观世博会,儿子牟炳睿在兰州城关区保育院上中班,他喜欢水池中的荷花,想去踩水,想到星星上去,却不知道该怎么上去。

  卡塔尔馆定期举行儿童艺术活动,他们专门开辟了儿童涂鸦区,请一位画家与儿童互动。5月28日记者进馆的时候,在儿童艺术区,一位外国男孩正在妈妈的陪伴下涂鸦。卡塔尔馆5月8日举办的第一次儿童艺术活动所留下的作品还被隆重地放置在地板上。儿童互动涂鸦作品上有微笑着招手的海宝、正在飞翔的飞机、汉字签名,还有一些阿拉伯文字符。大概在孩子们落笔的瞬间,两种文化就已经在每个参与者手中实现了“互看”。画师王慧说,孩子们在画布上写了很多字,一半是阿拉伯文,一半是中文。不同的文字,相同的意思,寓意了两种文化的交流和共存。

  给现代文明带来暖色

  儿童、童年、童话,是温暖现代世界的元素,它们让这个世界充满想象和生命力,是现代人追问未来的一个起点

  “欢迎来到丹麦,一个能使童话在现代生活实现的国家。”在小美人鱼雕像旁边的墙壁上,丹麦人这样和游人“打招呼”。在这句话前,许多游客停下来,细细玩味。丹麦馆的城市展示,共有“梦想城市”、“家庭之城”、“水之城”、“自行车之城”四部分。在记者停留的一个小时里,“梦想城市”部分的观众最多,他们有的坐在围栏上,有的站着,一遍一遍地看着小美人鱼世博之旅的录像片,读着墙上的文字。

  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驱逐”了童话,以及一切虚幻的东西。为什么丹麦人还在执著地相信童话会实现呢?

  我曾问红星:“丹麦人的思维方式受童话影响吗?”他说:“可能会吧。我们相信,美好的东西可能会在未来实现。”

  这样的话,让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现代人感到温暖,让人在被高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所轮空的精神世界里感到心灵的抚慰。

  在英国伦敦零碳社区展馆,有这样哀婉的警言:“有些欧洲文化相信,若瓢虫停在身上,就可美梦成真。在意大利,飞进卧房的瓢虫能带来好运。然而,自然生态破坏造成瓢虫数量锐减,我们未来还能随处看得见这些‘幸运虫子’吗?”“在中国,成双飞舞的蝶是‘爱’的象征。根据印度的传说,若想美梦成真,需向蝴蝶轻诉心愿后吹气放生。然而,栖地的破坏使得许多蝴蝶消失了。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还能看见这种美丽的生物吗?”

  英国,工业文明的发源地,第一届世博会的举办地,在伦敦零碳社区展示中,为什么费这么多笔墨,用童话来唤起人们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呢?

  展厅有两面墙上是漫画,让这个高科技展馆充满了人情味儿。讲解员董秋平说:“这些漫画都是伦敦馆总负责人比尔·当斯特先生亲手绘制的。北面墙上漫画的主题是碳虫的故事,他把二氧化碳比作碳虫,它们从3亿年前就开始存在,一点一点影响着全球的生活。西面墙上的漫画是碳狗的故事,他把二氧化碳比作碳狗,画了很多生活化的场景,体现二氧化碳在生活中发挥的作用。”

  科学告诉我们,瓢虫和蝴蝶不可能让人实现愿望。但是,人们仍旧会不断追问,什么让我们美梦成真?这些故事,在展馆里富有英伦风情的景德镇瓷器的衬托下,沉重而富有温情,童真而充满责任感。一虫一狗,像极了儿童画中的角色,不经意间,“低碳,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已豁然开朗了。在当斯特笔下,诗意的思维与科学的思考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纯真的童趣为冰冷的技术世界增添了一缕暖色调,使它跃动着美妙的生命感。

  “多年来,有个梦一直驻在丹麦儿童心里:如果坚持不懈地挖洞,出口终将是地球另一端的中国!”丹麦人充满童话色彩的话语,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感动,甚至流泪。

  波黑馆的外墙全部是用儿童画装饰起来的,像童话城堡。波黑馆的玛雅·萨维切说:“波黑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不富裕,但是我们想尽可能地把世博会的展馆装饰得漂亮一些,充满想象力。”波黑馆的英语导游邱志强,来自江西师范职业技术学院,是英语导游专业的大二学生,经过一个月的工作,已对波黑文化烂熟于心。“波黑曾在二战中遭受过严重的创伤,是一个战后在废墟上重建的国家,几乎每个家庭都还保留着关于战争的痛苦回忆。他们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让下一代过上幸福生活,让孩子开心、欢快地成长。”下一代的美好生活,足以安慰受过战争创伤的人们。

  还有一片土地,把儿童捧在手里,让这个世界在儿童面前睁开眼睛。在非洲联合馆里,你很容易就会发现儿童的照片。刚果(金)展区,突出了大象、狮子、大猩猩、香蕉和非洲鼓等,而在最突出的位置上,是孩子。在中非展区,中非地图上贴满中非人的照片,大部分是孩子的笑脸。乍得的展览是从孩子奔跑的照片开始的,在土著居所内,也是孩子的照片。在加蓬展区的门口,是一个巨大的母子浮雕。

  儿童教育家蒙台梭利曾提到埃默森在解释耶稣的一个启示中所悟出的道理:“婴儿时期是永生的救世主,为了诱使堕落的人类重返天国,他不断地返回到堕落的人类的怀抱”。战争破坏了家园,可以重建。贫穷、饥饿、疾病,总可以战胜。现代社会高楼林立、科技飞速发展,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心灵的孤寂用什么来拯救?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学前教育专业黄进副教授说:“城市不仅是身体的安顿之地,也是心灵的栖居之所。一个城市缺失了儿童本位的理念和精神,就缺失了童心、诗意和幻想,同时,也缺失了成人与儿童之间的自然联系。”世博会上到处突现的童话主题启发我们,儿童、童年、童话,是温暖现代世界的元素,它们让这个世界充满想象和生命力,是现代人追问未来的一个起点。

  城市与孩子的对望

  既然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那么城市就更应该关注儿童

  卡塔尔馆的馆长穆罕默德·奥尔布鲁徐作出一个决定,六一国际儿童节上午闭馆,专门接待来自上海徐家汇星雨康建院的24位3至14岁的孤独症患者及其家长,他觉得应该去关心那些处于不利境地的儿童,把爱送给他们。

  上海外国语学院贤达学院阿拉伯语专业1班的学生、卡塔尔馆的翻译曾静,参加了那次活动。她说:“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孩子,他们需要呵护,需要阳光。”

  “这些孩子不愿意展示自己,不愿意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曾静说。他们挑选了一位比较踊跃的小姑娘上台跳舞。孩子跳完舞后,曾静专门找到孩子的妈妈说:“你的孩子表现得真好,特别优秀。”曾静真心希望这些孩子能走入新的世界。

  阿拉伯人的手绘世界闻名,卡塔尔的手绘艺人在孩子们手上画上花、鸟等美丽的图案。孩子们特别爱惜,小心地不让别人碰到自己,生怕破坏了可以握在手上的这份美好。他们还到儿童艺术活动区拿起画笔去涂鸦,这些不愿意用语言沟通的孩子,用画笔和线条、色彩,沟通世界,画出自己心中所想。

  关注儿童,以儿童之眼看世界,是卡塔尔馆的特色。“在我们眼里,孩子是未来,他们能够描述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卡塔尔馆的伐鲁克·奥—米尔说。

  俄罗斯馆专门有一个“世界各国孩子们眼中的最佳城市”展示,让儿童来描绘他们心中未来的城市。黄进说:“一个现代化城市的理念,不仅出自成人对儿童的保护与关注,还要出自儿童的参与,让儿童来为城市的构想出谋划策。”

  对未来城市的畅想,植根在孩子对现实城市的感受上。孩子眼中的未来城市,深深刻着现实生活的烙印。来自巴西的女孩玛莉亚说:“有趣的城市有主题花园,汽车不会污染环境,不会有犯罪。希望那里有很多儿童,大人缩短工作时间,很多人来疼爱我。孩子们不工作,不贫穷,也不乞讨。”来自中国北京的女孩说:“希望人们不要乱扔垃圾,别人扔垃圾时,去提醒他们……希望种更多的树来吸收废气……”来自南非的男孩说:“我会尽力阻止虐待儿童。”

  孩子的未来之梦,就是现实之痛。当然,孩子对城市的畅想并不总是这么沉重,孩子毕竟是孩子,时刻渴望着自由自在。来自俄罗斯的男孩说:“房子会变成形状像心一样……自己有机器人,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这样的城市叫爱的城市或者天堂。”来自叙利亚的男孩说:“那些在游泳池里游泳的孩子,可以用所有的时间来睡眠、学习、玩耍和娱乐……”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主任华爱华教授说:“儿童需要一份自由的时间和游戏的空间,但是,儿童的心理特质在现代城市建设的规划中,过早地被成人世界的秩序规范了,高楼林立的居住小区,配套了学校,却忽略了能满足儿童需要的公共游戏场……既然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那么城市建设就更应该关注儿童,关心童年生活。”

  儿童属于未来,在世博会这个各种文明对话的舞台上,在这个多元文化场里,儿童在很多国家场馆中,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被突出出来。很值得骄傲的是,在中国国家馆,这个传统文化元素甚于现代文化元素的场馆里,第一展区至第二展区的坡道上,“童心畅想”展项中,98幅儿童画被醒目地挂在墙上。在记者走过这个走廊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个游客都认真地看着每一幅作品,拍照,念出每幅画作者的名字和他们所在的省、市、自治区。辽宁的陈弈衡,今年12岁,在他的画中,宇宙飞船和飞机在天空中一前一后飞着,高楼顶端长出两只角来,每只角上顶着半个太阳,小鸟在云端栖息,孩子在空中手捧鲜花,摇旗呐喊。这是他心中的未来城市。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书记汪海萍副教授说:“孩子代表着城市的未来,孩子应该是城市文明成果最早的受益者,是灾难中最后一个蒙难者。”儿童生活在现在,但他们的使命是创造未来。教育恰恰能够沟通现在和未来。卡塔尔穆扎女士殿下的一段话也许能够体现人们对教育的热望:“我们的目标是学习我们的祖先,包容不同的文化,但是却保持自己的文化特色。这也是我们相信通过教育的力量引导我们的国家实现这个目标的原因。”

  当市场强大到把孩子也当作消费对象的时候,现代城市早已丧失了儿童精神。这种精神缺失的代价正在一点一点地显示出来。当孩子越来越早地成人化,当短促的童年再也无力“诱惑”人类想起“天国”的美好,人的灵性,何以在现代文明中栖居呢?黄进说:“如果市场的价值取向左右了教育以及儿童的文化,人的创造性和生产性会被扼杀,最终得不到自由。就像现在的孩子,买了许多高级的精美玩具,却失去了生机勃勃的游戏活动。”

  在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世博会上,随处可见的儿童元素似乎在提醒我们,儿童、童年是现代城市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所蕴含的诗意和活力,将是城市文化寻求超越的一片灵性之地。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载客户端 PDF阅览器 在线交流 广告刊例
城市,因儿童而美好
文化消息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