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文化 上一版3
2010年5月15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羌文化劫后重生
地震前的汶川萝卜寨
步行进羌寨
跟羌民学羌绣
跟羌民学跳萨朗舞

    “5·12”汶川大地震作为一段震撼人心的记忆,在2008年的中国历史和人类与自然相互认识的史册上留下深深烙印。地震摧毁了羌民家园,古羌文化保护在这场大灾难之后,却迎来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繁荣鼎盛时期。

  一场紧急保护羌文化遗产的文化奋争在震后打响,并在两年后的今天,给灾难中逝去的同胞和在抗震救灾中献身的英烈们以安慰,给少数民族文化保护者以鞭策和警醒。——编者

  ■本报记者 纪秀君

  “5·12”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两年了,那些深埋在人们记忆深处的,充满血与泪的惨烈画面和锥心刺骨的伤痛,总在这个季节时不时地灼人心房。

  5月12日,“从北川到玉树”紧急抢救地震灾区文化遗产成果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满载着羌族人民希望和专家学者、师生心血的羌文化,凝固在一本本书籍中,活跃在一个个传承人的身上。

  这项进行了近两年的“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项目”让人们看到了可喜的成果,却也给人们带来了一种反思,历史悠久的古羌文化如何劫后重生?未来该何去何从?跟古羌文化类似的其他少数民族文化能从中得到什么启示?

  “云朵上的民族”之痛

  羌文化好像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谢世妍,21岁,是四川北川县的羌族姑娘。从小生活在高山上的她,对羌族文化有着天然的熟悉和热爱。2007年11月,作为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的学生,她参加了学校北川羌寨采风活动,让老师和同学见识了自己家乡羌文化的魅力。

  2009年1月,在地震中被毁去了家乡房子的她,又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去茂县几个羌寨采风的活动,只是这次的心境不再轻松。“记忆是快乐的,而现在多了一份心痛。再入羌寨,我更多的以一个文化保护者的姿态来面对,感到肩上的担子迫切而沉重。”

  带队老师林海对两次走进羌寨采风有着深刻的印象。“2007年进羌寨,羌文化正处在被人重视和开发的过程中,本民族和外界对羌文化的发掘和整理正欣欣向荣。我们去了后,羌民办篝火晚会等活动,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羌文化的丰富多彩。那些老‘释比’(羌巫)和羌民们,叫他唱山歌,开口就唱,跳萨朗舞也很热情。2009年我们再去,不一样了,北川小寨子沟因为地震,房子还没有修好,基本没人居住了,很冷清。羌民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物质建设上去了,文化方面,已经没有精力和兴趣了。”林海说,地震后,有些羌寨很少有人去了,也看不到有人组织活动了。羌文化好像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两年前那场大地震,对羌族造成的损失极为惨重。羌族人口极少,又无文字记录,羌族的文化传承,基本依赖“释比”的口传身授。大地震中牺牲的人,带走了一些无法再得的文化资源,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最大的村寨——汶川萝卜寨被夷为平地;中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北川县被摧毁,博物馆的羌文化实物一件都没能拿出来,建国以来积累的资料几乎尽毁;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理县桃坪羌寨、茂县黑虎寨,碉楼震裂,多座残毁;茂县羌族博物馆所藏古羌人陶器,在地震中损失上千件。

  “地震时,北川羌族文化专家刚好集中在文化馆开年会,60余位专家无一幸存。”林海回忆说。

  羌族被称为“居住在云朵上的民族”。他们的生活条件艰苦,水都是从山下背上来的,很宝贵。大山给了他们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他们敬畏自然、感谢自然。古羌是华夏的主族源,天人合一的思想,就来自古羌文化中。羌文化的核心是崇拜大自然。羌族信仰原始宗教,信奉“万物有灵”的多神教,崇拜的神有30多种,其中最崇拜天神、山神、林神、羊神。

  这样一个崇拜自然、热爱生活的民族,遭受如此惨痛的灾难,令人痛心。

  追寻迷人的羌文化

  中老年羌民维系着本民族文化

  羌文化的抢救和保护无疑成为迫在眉睫的一件事。

  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羌族文化的抢救和保护。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的大力支持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率先开始了羌文化抢救行动——“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项目”。

  川音绵阳艺术学院与北川相邻,同属绵阳市,与羌族文化有着地域上的接近性。地震发生后,学院率先与北川县共同成立了“羌族文化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成立了包括羌文化在内的9个研究所,以及陶艺工作室、羌绣工作室、羌歌舞表演专业,组织师生深入羌寨采风并撰写论文。在“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项目”实施过程中,学校与民进中央、中国民协、中华文化学院、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启动了大型民族文献抢救工程《羌学文库》。

  保护羌文化成为学校师生的一种自觉和责任,这种气氛越来越浓厚。2009年1月9日,由林海带队的采风队伍到达了茂县,并于第二天上午兵分三路前往羌寨。

  “去羌寨的路很艰险,我们去的曲谷乡海拔较高,路面又有积雪,为了安全考虑,司机师傅给车胎安上了防滑链。有一段路,车是不能载人的,于是我们都步行爬山。到了山上,回望我们乘坐的那辆小车,正在夹缝中行驶。我深刻体会到‘居住在云朵上的民族’的含义。”谢世妍在笔记中写道。

  不同于第一次作为开放教学了解羌文化,这次进羌寨,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收集羌绣、生活用具、羌笛、口弦等实物,并拍摄羌族歌舞。采风的日子,羌民的朴实、真诚和热情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采风中,我们住在羌民家里。有天晚上,听到外面有人群躁动的声音,我们出去一看,很多羌民过来了,说是听说我们来收集山歌、看跳舞就主动来了。这些羌民来了后,坐在火塘边,问什么就说什么,毫不保留。叫他们唱歌,他们喝了主人家的咂酒,一高兴就唱起来了,唱着唱着又跳起来了。我深怕他们把碉楼跳垮,他们说没事,经常跳。”林海回忆说。

  羌族老人说起自己民族的文化非常有激情。在拍摄多声部演唱时,他们发现,基本上是中老年羌民在唱,年轻人根本不会唱。“我们问,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教给年轻人啊?他们就开始抱怨了:‘哎呀,年轻人不懂事啊,他们不学啊,他们就学外边那些舞蹈,不好看,还没我们这个好看。’从他们的口气可以听出,他们非常希望下一代学这些东西,心里很着急。”林海说,实际上,现在羌寨里留下的大多是中老年人和孩子,年轻人都走出大山寻求发展去了。

  羌文化保护的时代难题

  作为文物还是在发展中求保护

  《羌学文库》其中《汉羌大词典》、《白石·释比与羌族》两卷,作为羌文化保护的重要阶段性成果在发布会上公布。同时,《中国唐卡艺术集成·玉树藏娘卷》作为中国民协又一项抢救成果,也与大家见面了。

  川音绵阳艺术学院院长龚珍旭说:“《羌学文库》的出版,不仅是对羌文化的抢救和保护,更在于倡导脚踏实地、严谨谨慎的学术风气,倡导‘事事关心、声声入耳’的学术胸襟,体现国家对学术活动细致入微的关心和实实在在的支持。”这套丛书创下了中国出版史上的几个“最”:目前出版规模最大、内容最为齐整的羌语言文字集成;首次集中了国内最权威的专家学者队伍,对羌族地方文献进行了系统整理。

  这的确是一项可喜的成果。以“抢救羌族文化遗存,促进民族文化发展”为宗旨的《羌学文库》,内容涉及羌族文学、语言文字、地方风物以及近年来的学术研究成果,其中相当数量的内容已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

  “羌族以前并不被重视,直到九寨沟旅游文化的发展,外来人走进大山后,才渐渐发现并开始关注羌文化。”除了教师身份,同时担任北川羌族自治县禹羌文化艺术顾问的林海说,羌文化刚刚得到大家的关注没多久,“5·12”就来了。地震一方面毁灭了很多羌文化,另一方面却引起了政府与各界人士对抢救和保护羌文化的高度重视,带来了羌文化大发展的契机。它是一把双刃剑。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必然使少数民族越来越多地接受现代文明带来的好处,从而不可避免地带来民族文化的融合。事实证明,越接近汉区的羌族,本民族文化的属性失去的越多。这是一个矛盾,很多民族文化保护者都面临这一难题。

  林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认为,保护羌文化,可以几个方面同时做:有些物质文化遗产可以作为文物陈列在博物馆里,让大家了解羌族的历史文化,尽量保存原生态;有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在发展中保护,比如北川羌历年的活动,我们保存其原有的民俗形式,再融入一些现代元素,让羌民感觉到生活的美好。还有些可以在开发运用中去保护,比如“释比”这种“巫”文化,可以在旅游文化发展中,作为一种原始宗教文化符号、文化现象展示出来。

  “如果只强调文物性的保护,这个民族就没法发展了;如果大量的去变异它,本质的文化属性丧失了,这个民族也就丧失了。掌握这些,要有分寸,格外需要羌文化保护者和羌民有这个意识。”林海说。

  “保护羌文化,传承最关键。”在龚珍旭看来,学校有把羌族的“口耳相传”变为正规课堂教学的教育优势,用活人的传承让羌文化延续下去。

  此外,龚珍旭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的传承人会自然消亡,急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深入基层采集影视、录音、图片、文字资料,并加以整理和研究。除了资金外,当前最严重的问题是,缺乏科学态度严谨的专家参与资料的收集和整理。

  “调查整理者的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是抢救和保护羌文化的关键。”龚珍旭说,有的采风者知识局限,照自己的理解去“改造”民间口头传说,以致谬种流传。如九寨沟内,传说有一女神山,四周的神山都是她的情人。这一传说真实地反映了那一地区至今尚存的“一妻多夫”的民俗。而北京一位大作家在采风中认为此传说不雅,就将传说改写成只有一个情人,其余的山都改成女神山的兄弟、父亲或爷爷了。这显然违背了真实。

  “任何文明的传承都是大事。从北川到玉树,我看到有一种精神在行走,这种行走是一种民族责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在会上说,他想起了清代诗人郑板桥的《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他希望“非遗”保护者,都会一条心,咬定我们的文化不放松,一直干下去,实现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载客户端 PDF阅览器 在线交流 广告刊例
古羌文化劫后重生
文化艺术是苦难者的救星
学院派的影像呐喊
声音
全国文化遗产知识大赛举办
“星海杯”全国少儿钢琴比赛举办